莱瑟【肉肉肉肉肉】

  密林外传说瑟兰迪尔是个喜怒无常的精灵,但密林里都知道他是个值得尊敬值得爱的陛下。他把这个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他喜欢举办各种各样的聚会,一件漂亮的衣服,一批醉人的美酒就会让他很开心。

  刚从密林外回来的莱格拉斯,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被自己父亲的侍女告知,他的父亲已经醉倒在王宫外的宴会上。

   安静的夜晚,迷人的星光,美妙的歌声热烈的篝火,美味的烤肉,醉人的美酒。这些都是瑟兰迪尔喜欢的事物,也是在密林里经常能见到的事物。

  在一场瑟兰迪尔参加的聚会里,他总是最显眼的那个,热爱他的子民会让他坐在最显眼的位置,而他会在那里与精灵们举杯,直到喝得烂醉被侍女慢慢扶回他的房间。

  莱格拉斯穿过每个或多或少都带着酒气的精灵,走到已经半倚在酒桌上的瑟兰迪尔。桌子上零乱的摆着一些食物,倒下的酒杯中流出的酒液随着他的长发细细流下。

 他精美的外衫已经滑落到他的手臂上,即使喝得烂醉如泥,他也还是那样美丽。有着平常没有的举动,有着平常根本没有的亲密接触,就像现在,他们两个身体完完全全的贴着一起,高贵的森林之王就像一个幼儿一样软着他的怀抱里。

  莱格拉斯搂着瑟兰迪尔,慢慢的从林间的小路上走回在宫殿深处里的房间。怀中的瑟兰迪尔身量要高出莱格拉斯,现在的姿势让他的呼吸全都吹在了莱格拉斯的颈窝。

  “莱格拉斯~”瑟兰迪一半清醒一半迷糊的喃呢着,

  “Ada!”还在看路的莱格拉斯就被瑟兰迪尔突然一压,步伐一退就踩到了他的垂下来的外衣衣角。然后,连带着瑟兰迪尔都栽在了一旁的青草丛中。

  “哼!”莱格拉斯整个人向后仰去,即使背部接触的是柔软的泥土、细草,可是撞在胸口上的脑袋让他猛然呼痛。

  趴在莱格拉斯胸口上的瑟兰迪尔静静的不说话,两个精灵微微挪动,找了个让他们都舒服的姿势继续躺在那里。

  纯白的月光就像有生命一般流动在树木之中,有着长久生命的大树摇动树叶,来感受晴朗夜空中的星光。莱格拉斯眼神微微下瞥,只能看见瑟兰迪尔的头顶。就算看不见,他闭上眼睛也能知道现在他的样子。

  他现在的衣着绝对说不上是整洁,精美华丽的衣服已经沾染上食物的残渣,金色头发上的酒液已经干成了深红色粘着在一起。衣着零乱,头发散开,看起来已经醉的不能再醉了,可实际上他意识还保留着一份可怕的清醒。他十分了解他的父亲,无论是他强大的内心还是他同样强大的身体,他们两个都由外而内容的紧紧属于对方。

   他躺在在月亮星光下,闻着抱在怀里那位身上散发出带着热气的浓郁酒味。认真算了算他躺在这里多久了,又想了想还要多久怀里那个醉鬼能醒。

  莱格拉斯轻轻坐直了身子,“Ada~Ada~”轻轻的想要叫醒怀里的人。不出意料的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个麻烦精。”

  这个已经成年许久的精灵,看了看那个睡得安逸的一塌糊涂的老精。认真想了想正常情况下,他接下来应该干些什么事情。

  考虑了许多事情后,他打算在几种不会明天一早就去见维拉的方法中选一种让他比较爽的。

  摸了摸像抚摸阳光一般缠绕在自己手上的头发,他叹了口气,迅速选择了一种简单快速但又能把瑟兰迪尔的头发牢牢固定在脑后的好看发鬓。

  虽然自己相当喜欢瑟兰迪尔做爱时候金色头发全部被汗水粘在白皙的皮肤上,但谁叫自己高潮的时候老是控制不住硬喜欢扯人家头发。

  看着还缺一根发带就要完成的发型,莱格拉斯就把瑟兰迪尔马上肯定用不到的镶宝石细腰带解下来绑上去。

  “ADA!ADA!”莱格拉斯绑完头发就把两只手放在瑟兰迪尔的肩上,前后来回的使劲晃着他,想把他晃清醒过来。

  “嗯~”瑟兰迪尔皱着眉头哼了几声,一只手把自己从莱格拉斯身上撑起来,另一只手揉了揉还在胀痛的脑袋。

  “好点没有。”莱格拉斯的右手轻轻抚上瑟兰迪尔的脸,手指按压着他皱起来的眉心。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交代你的事情有办好吗?”瑟兰迪尔摸住莱格拉斯的手,又半咪着眼趴回他的胸口。

  “都办好了。”莱格拉斯亲了亲瑟兰迪尔的发窝,又掐了掐他的脸,“不用担心了。”

  瑟兰迪尔给了莱格拉斯一个白眼,伸手把莱格拉斯的头发使劲拽下来几根。

  “很疼诶!”莱格拉斯撇了撇嘴。

  “那你还每次都拽我头发。”听莱格拉斯讲完瑟兰迪尔直接就抬头朝莱格拉斯吼,“你想让我变成瑞尔戴文那个秃子吗!”。

  莱格拉斯大概想了想自己ada秃头的样子,打了个冷颤。他翻了个身把瑟兰迪尔压在身下,蹭着瑟兰迪尔撒娇,“Ada~ada~我好想你~”。

  莱格拉斯把头埋在瑟兰迪尔脖颈里,微凉的鼻尖同滚烫的呼吸接触让瑟兰迪尔缩了缩脖子。

  察觉到了瑟兰迪尔的动作,莱格拉斯就向后拽着瑟兰迪尔的金发,让他抬起下巴露出脆弱的脖颈。

  莱格拉斯舔舐上了他的皮肤,一点点用滑腻的舌头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暧昧的水光。

  莱格拉斯闻着瑟兰迪尔身上的味道,动作又急促了几份。他用舌头划过瑟兰迪尔小巧的喉结,细细吮吸用牙齿轻轻咬噬。莱格拉斯感觉到身下人脖子上血管的血管在不断流动,这让他有一种极其莫名的充实感。一想到他最敬爱的父亲这样不虚假的躺在他的身下,他就觉得自己硬得要爆炸。

  “嗯…”咪着眼的瑟兰迪尔轻轻呻吟了一声,把莱格拉斯的注意力又集中在了他身上。

  把瑟兰迪尔的脖子舔完以后,莱格拉斯又继续向下品尝起来他细又深的锁骨。

  瑟兰迪尔的衣领阻碍了莱格拉斯想继续啃下去的想法,他努力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没有像瑟兰迪尔那样灵活的舌头来解开衣扣。他抬起上身坐在瑟兰迪尔的腰上,直接使出自己砍敌人的力气来撕扯瑟兰迪尔的上衣。

  

评论(7)
热度(104)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