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斯【今天是我的生日】

  今天还是像往常一样的普通,还没有不普通的事情发生。

  早上还是像往常一样,自己大大的小卧室被长长的窗帘掩住早晨痛苦的太阳。

  房间里不是很脏,但是还是称得上乱糟糟的。他前一晚上脱下来随手一扔的衣服就一半在床上一半快要接近地板,特别定制的双人大床上的两个枕头,也是一个被抱着,一个在脚腕下。

  卡尔依旧聪明的打开了他记得锁上的卧室门。李是被他热乎湿漉漉的舌头舔醒的,他感觉到自己脸上都是黏糊糊的口水时,第一反应却不是大吼大叫的让卡尔出去,而是想到他这辈子吃的口水最多的不是自己过去的,未来的恋人,而是自己身上这只尽职尽责自愿给自己当闹钟很多年的狗。

  李还是没有太过于清醒,虽然已经和卡尔一起养成多年的生物钟,但除了有工作的时候他还是喜欢赖上很久的床,然后直接起来给自己做午饭。

  但那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它和他又是太久没有见面,卡尔不可能让他赖床,它想自己一起去农村散散步。

  他在床上扭了又蹭,把被子又给蹂躏的不成样子。他一米九的大个子趴在床上,还空了一条腿在床外,脚趾接触到凉凉的的地板,给他迷糊的脑袋来了一丝清醒。

  他翻了个身,刚才在地下的脚碰到了卧在床上卡尔温暖又毛绒的身体,他伸直腿又蹭了蹭,然后卡尔又舔了他的脚心。

  在让有些怕痒的他哈哈哈的笑了起来,轻轻地踹了它,让它不要继续舔了,然后卡尔站起来就往前挪动,软乎的床垫和被子阻碍它的四条腿,可它就是把自己整个压在了李的肚子和胸上。

  『这一点都不好。』

  『妈妈又把卡尔喂胖了。』

  『真的好重。』

  那一瞬间,李浑糊的脑子一瞬间闪过了这几句话,就终于把睡虫给全部清理了出去。

  「起来。」李用拉的长长的慵懒口气困难的对卡尔说,他抬着头两眼涣散的看着天花板,举起手来推身上这个庞然大物,卡尔都快把他脑子给压出来了。

  「汪。」卡尔从他身上爬起,看李也清醒了,就蹦下床,跑出了卧室。

  「难怪妈妈一直说卡尔比我聪明,让它好好照顾我。」李摇摇脑袋,直接坐了起来。

  「嘭。」刚起床李有点脑充血,头晕乎乎的,没控制住又躺下去了。

  「汪!」门口传了卡尔的叫声。

  李幼稚地在内心给自己加油,还是从温暖的床上爬了起来,农村里没有纽约一样的温度,微凉的空气给李找回了短短的一段理智。

  李坐在床边,两只手揉了揉自己因为睡姿不好而蓬炸起来的鸡窝头。

  记得原来在新西兰的时候,自己觉得找不到瑟兰迪尔的感觉,所以跑去来了一次七天的野营。

  七天,非常完美,让自己更加了解了那位森林里的帝王,也让自己爱上了这片美丽的土地。

  回来以后,休息好了,自己起床去洗漱,那时候习惯了干干净净闪闪发光的瑟兰迪尔的形象的自己,一抬头看见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不熟悉的,胡子拉碴的邋邋遢遢的大汉就直接踉跄几步,整个人贴在墙上,受惊异常。

  这件事后来被奥兰多和莉莉笑了整整三个月,直到五军之战都拍完了,奥兰多还是不是跟别人分享一下这个被叫做“可爱的李发生的可爱的小故事”。

  「呵呵。」就算是想起来那个时候,李还是会开心。

  他坐了起来,舒展了一下久睡导致酸软的身体,用长长的腿勾起床脚的衣服,随便就套在了身上。

  他站起来干脆就赤着脚走进了厕所,光滑冰凉的地板砖让李觉得自己就像失去尾巴的美人鱼,每一步都那么痛苦。

  他宁愿用半走半跳的小碎步,也懒得去客厅找拖鞋。

  冰凉的水给自己又加了相当分量的清醒,刷牙,洗脸,整理头发,还难得勤劳一次给自己刮了才刮两天的胡子。

  看着镜子里那个干干净净的高大小伙子,李对着镜子笑了笑,他一直不觉得自己算得上一个好看的人。

  而无论是Roy,Ned,Hayes,Joe还是Thranduil的俊秀精致面容,他都把绝大部分的功劳给了化妆师,服装师还有导演。

  这与他平常绝对不拘小节,随随便便的打扮态度对比,更加深了自己这一个想法。

  有时候甚至自己看见自己以往的一些照片,都有种捂脸下蹲卷成一团的冲动。

  他用食指和拇指摩挲在光滑的下巴,转过左脸又转过右脸,再次看着镜子,看着镜子里那个有些陌生却非常熟悉,带着不少下落水滴的面容。

  李今天不知道为何,从起床加上清醒到现在,心里就莫名的有着一些期待,还夹杂着略微烦躁。

  这样的心理活动让他觉得心里痒痒的,他现在就只想扭来扭去让自己舒服,然后躺会软绵绵的床上,抱着卡尔待上一天,他连吃饭的胃口都没有一点点。

  李拿过放在一边的毛巾,上面硬硬的毛扎的李脸疼疼的,他胡乱擦了两下,就把毛巾扔在一旁。

  「呼~」他做了个深呼吸,吐出心里面那些奇怪的不舒服,甩甩乱糟糟的脑袋。

  「卡尔。」李喊着自己小闹钟的名字,走出厕所还翻找自己昨天不知道扔到哪里的外套,还探着头看开着的卧室门,看看卡尔跑到哪个小角落里卧着。

  「呜~」李看到门外趴在沙发上的卡尔发出长长一声唔咽,它在抱怨李的速度太慢了。

  李站在床边给了它一个微笑,他弯腰捡起压在床单下的外套。

  「啪!」李习惯性伸出手上下抖抖衣服上面的灰尘,然后口袋里面的手机就被李大幅度的动作给摔到了地板上。

  李套上外套的一只袖子,才重新弯腰拾起来这个手机,他把关了一晚上的手机开机,继续随手扔在皱皱的床单上,就整理衣服上的褶皱,还有他莫名其妙塞在口袋里的小东西。

  他被外套弄的整齐又平顺后,又去衣柜里找出来一双干净的袜子套上在自己的大脚上。

  「卡尔,let's go.」李大步跨出房门,拿起放在沙发桌上的钥匙,顺带揉了揉卡尔的头,就到门口穿鞋叫着卡尔一起去散步。

  打开门,虽然已经不算冷,但与室内的温差还是让李猛然打了一个小喷嚏。

  卡尔已经跑到了很前面,它看着跑了两步就停下来慢走的李,又跑回来咬着李的裤腿,拖着他一起跑。

  李也跟着大步跑起来,农场里的空气不同于纽约这个钢铁城市,而是混合了多种当季农作物的味道,这个味道让他想起来在德克萨斯的时间,但少了那里民风彪悍带来的一些火药味。

  顺着小路绕农场跑上一圈也不算个小工程,路边前几年栽下的几棵观赏桃树早前就进入三月,深褐色的弯曲树枝搭上浅浅的多瓣桃花,虽然李很遗憾为什么闻起来相当奇怪,但这样也比一般城市公园来的舒心。

  李打算跑回来的时候偷偷折一条树枝,回去找个好看的花瓶来放,可以先给妈妈拍张照片,她喜欢这样漂亮的花。

  李跟着卡尔绕了农场跑了一个大大的圈,他看见了他的土地,他的仓库,还有他的拖拉机。

  李一开始就知道有些人会认为他是个怪人,他演Thranduil后,可以称得上已经迈出了成功的步伐。可他没有买豪宅,没有买好车,没有买珠宝名表艺术品,而是买了一个农场。虽然这个农场靠近纽约,比得上一般的别墅,拖拉机也价值不非,可是这还是有些奇怪。

  他还能隔着一大片土地看见他的房子,是普通农场里有的那样橙色的墙,还有深灰色的瓦片屋顶,没有他在纽约那间昂贵的单身公寓来的好看,但李就是喜欢,喜欢它只有低低一层,所以他可以在晴天的夜晚爬到房顶上,带着卡尔一起看星星。

  李和卡尔一起停下跑起来的腿,他的两条,卡尔的四条。

  他悠闲的晃着两条长腿,扭来扭去的在路上走,卡尔还是在东闻闻西闻闻扑到草丛里找那些可爱的小鸟玩。

  


写这个就是想到了佩佩在二十五可能发生的事,自己想了想就觉得一定萌萌哒!所以就写了出来,很遗憾手速赶不上脑速没有写完,反正慢慢来,每年生日都可以看一遍。


评论(1)
热度(19)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