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三十题】08.许愿池前

  理查德觉得他真的是不应该出门,尤其是现在是半夜。

  他本来也不想的,这一点都不是他的风格。可是跟李在一起后,自己就开始陪他一起享受生活,享受美食。不仅八块腹肌软了不少,连馋嘴的毛病也有了。

  当然,晚上十一点出来去买小蛋糕吃也怪他。尤其是这个想法不是李提起来的,而是半夜起来精神抖擞的自己想吃。

  理查德在内心给了自己一巴掌,他很想直接打在脸上,但他现在双手举起让人搜身。

  “我只要钱,所以不要反抗。”眼前一个高大健壮的劫匪,拿着枪指着他说。

  理查德很明白的举起双手,演过那么多年电视剧了,好歹知道怎么在这种情况下保护自己。就算拿枪的那个人手还是抖的,可万一走火了呐。

  “钱包手机手表项链戒指,值钱的都交出来。”抢匪左右晃晃枪口,示意他动作快一点。

  理查德再一次快速判断了一些现在的情况,眼前这个小流氓拿着一把根本不知道的破枪来抢劫他。内心叹了口气,可惜他连把刀都没有,要不然也能在保证自己不受伤的情况下把他给吓跑。这时候他能庆幸出来的太急身上除了钱包什么都没有,可以破财消灾了,不过钱包是李给他买的第一个礼物。

  “能把钱包给我留下来吗?”理查德保持着不会让劫匪认为自己想反抗的动作,尝试着询问。

  “不给你一枪就不错了,还想讨价还价。”拿枪的劫匪明显有些不想啰嗦,另一只手直接抢过钱包。

  “嘿嘿嘿!不要动!”理查德拽着钱包不放手的动作给了他压迫感,毕竟一个面容凶狠,身材高大而且有明显经常锻炼的人,想要反抗他也不容易制服。他只是想要些钱而不是人命,半夜还在这片晃荡的人不是跟他们一样是图谋不轨,就是住着这里。这片也算半个富人区了,搞出人命警察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这些小混混给自己增加奖金的机会。

  “我只是想要钱包,钱你可以全都拿走。”理查德尽量放轻声音放柔表情,他还是知道自己看起来比他们还不像好人。

  “那就把钱拿出来,放地下,然后走。”劫匪手已经开始抖动幅度加大了,说话也有些不干脆了,不断看向身后准备随时逃跑。

  “不要抖,容易走火的。”理查德为了自己的安全好心提醒了这位好像不会用枪的人。

  “你这么知道的。”这样专业的话让劫匪更加紧张。

  “我是个演员,经常拿枪,不过是假枪。”理查德不知道这么说他会不会相信,不过这的确是事实。

  “我不管!放下钱然后滚!”劫匪听到以后更加激动了,来回看着四周是不是有人影。

  理查德看见他这个样子,打开钱包数了数,给自己留下点零钱。小心翼翼的把其他钱放在地下,然后举起手一步一步面朝劫匪向后退。

  走出不远,他看到劫匪把枪塞到后腰拾起钱跑走,理查德才发现自己身上汗津津的。

  “真是不专业。”安全没有受伤的理查德放下心,摇摇头对已经看不见的背影说。

  他双手插进裤兜,走了两步后,看了看钱包里面的钱还够买点东西,重新考虑自己是跑去买小蛋糕还是回去抱住李睡觉压压惊。

  想了半天理查德也没想好,他走到路那边小公园的喷水池边坐下。

  有时间的时候他和李蛮喜欢来这里坐坐,也不少孩子把这里当成许愿池来扔硬币来许愿。有社区里的管理人员会定期来清理,把里面的硬币清理出来捐给慈善机构,还有附近的流浪汉。

  曾经有一次李想买冰淇淋却没有带钱,也没有带钱的自己只好伸手捞了两个硬币给他。虽然后来李扔进去的硬币有几百块钱了,但他看见这个池子还是觉得丢脸。即使他一直安慰自己,当时他就像个流浪汉。

  半夜时分,这个喷水池也和尽职尽责的喷着水,也不枉这里房价那么贵。

  刚刚担惊受怕的理查德现在还有精神,他决定这件事谁也不能知道,尤其是李。要是让他知道,常年演特工士兵反派的他被打劫,这件事就会被李经常说出来笑话自己。

  理查德猜也能猜出来,那家店已经关门了。所以干脆在这里坐着。他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面,伸直腿坐在那里发呆。他也没觉得冷,很不老实前后摇着身子,还断断续续哼着一首英国老情歌。

  理查德开始享受起现在没有人分享的夜晚,他抬着头看月亮,继续哼着那首歌。他开始想李,李很喜欢这首歌,他经常在两个人安静看书的时候给李唱。

  理查德站起来拍拍衣服打算回家抱着李睡觉,明天一起赖床然后去吃那家的小蛋糕。

  理查德柔和的笑起来,迈开腿后开口唱起那首歌。

  “别动!”突然身后响起来一个声音。

  理查德被一下子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他不敢相信自己运气真的有那么差,跟刚才一样乖乖配合的举起双手。

  “把身上的钱全部都交出来。”依旧粗哑凶狠的声音。

  理查德挑了挑眉,觉得身后的声音好像是有点耳熟啊!

  “嗯?”理查德举着伸手转过身,还没有完全转过身,就只能用眼角的余光看见有一个人影冲过来。

  “李。”理查德闻闻肩膀上那个脑袋就知道这个快要压爬下自己的人是谁了。

  “你跑哪去了,我起来以后在床上待了好久你都没回来!”李紧紧环住理查德的脖子,脸蹭着他说。

  “我…突然醒了想出来走走。”理查德明白自己一不能告诉李自己出来买小蛋糕,二不能告诉李自己刚刚被打劫。话音一转就只能撒了谎,反正他刚才在这里坐了那么久。

  “干嘛不带手机。”李面对了理查德,用有些凉的嘴亲了一下理查德。

  “忘记了。”理查德双手揉揉李的脸,想把脸给摸热。这时候理查德才看出来李只在睡衣外面穿了一件薄外套,不过还是好好的穿了鞋。

  理查德摸了摸李的手,很好,温凉的。他把李身上的褂子给拽掉,给他穿上自己的风衣。

  “你刚才干嘛那样说?”理查德牵着李往池边一坐,低头一边搓手给李的两只手哈气,问出了他刚才差点被李吓到的问题。

  “我看到你就想吓吓你。”李的凉凉的手指伸进理查德的袖管,也没有抬头看理查德,而是看着旁边有喷水池下打上来的灯光而更好看的水花。

  “怎么想到这么干了。”理查德捏着他下巴让他别直视那些光,继续问他。

  “对呀!我跟你说,我刚刚碰见打劫的了,不过不是我。”李低头看手,语气也说不上害怕也说不上兴奋。

  理查德明显手一顿,抬头看李,掩盖好了一脸不可置信。

  “劫匪还拿着枪呐,我不敢看就跑了,不知道被劫的那个人怎么样了。”李伸头拿自己凉凉的脸蹭了蹭理查德的脸,然后头抵着理查德的肩膀有些难受的说。

  “应该没事,我刚才看见一个男人跑过去了。”理查德搂着李,违心的再一次撒谎。

  “真的?”

  “真的。”

  “那就好。”

  “所以,我们现在再待一会,还是回去睡觉。”

  “再待一会吧,回去也睡不着了。”

  两个人就这样搂在一起,看了一次日出。


   今天是不是等了我一天啊~

   因为有点难受,不过多写了不少。

  顺带一提,星期天我不会写文,国家规定假日我也不会写,因为放假我要一个人high!


评论(8)
热度(48)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