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三十题】09.停电了

  今天李跟着理查德回了他的家,那套离他家不远的七十多平的小公寓。

  李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高大的理查德在开放式的小厨房里做菜,李的眼睛不断在理查德宽阔的背部和理查德手下的菜上面转换。

  李在吃了半包小熊糖,一瓶可乐和一盒饼干后,正舔着手上的饼干渣时理查德终于从厨房里出来,不过不是告诉李饭做好了,而是他说接到通知说今天楼里要停电。

  看了看时间还有外面的天,理查德打算收拾收拾赶紧做饭,吃完饭跟着李去他的公寓住一夜,可李好说歹说就是不同意,理查德只好去储藏柜里找有没有蜡烛。

  “只有两个了,怎么办?”理查德一手拿一个蜡烛,举在头的两边,询问着抱着靠枕不回家的李。

  “去买好了。”李不情愿的说,低头扣着靠枕上突起的花纹。

  “你去买?”理查德双手抱胸站在他面前。

  “不要。”李继续低头。

  “那你去做菜。”理查德偏头看着李,不明白他怎么回事,使劲把那个可怜的靠枕从李的坏里面拽出来。

  “不要。”力气没有理查德大的李,放弃了那个靠枕,开始咬指甲。

  “要不然一起去买?”理查德坐到他身边把他嘴里面的手拉出来,收获了李不开心的一次瘪嘴。

  “好啊。”看着看见什么也干不了的李,干脆答应了理查德。

  理查德站起来拿两人放在门口衣架上的外套,把李的衣服扔给还在沙发上的他。

  “我要去洗手。”李没有把沙发上的衣服穿上,而是撸起袖子跑到厨房里开水龙头。

  理查德闻闻自己手上也有浓浓的草莓牛奶味,也走进厨房从背后环住李的腰,下巴放在他的肩上伸手和李争水龙头里流出来的水。

  理查德的手不断摸着他在水流下的手,胡渣蹭的李脸上痒痒的,李缩缩肩,得到了理查德在耳边的一个轻吻,李笑着回了他一个。

  两个人洗好手,穿好衣服出了门。

  李一直牵着理查德,下楼后也没有分开。理查德诧异的看了他,李表现的好像刚才不是他在任性。

  “我们买什么?”走到超市了,一直低着头的李看着理查德,茫然的问着他。

  “蜡烛啊!”理查德觉得李这种时不时思维掉线的毛病需要改改了,有时候真的好让人莫名其妙。

  “干嘛买蜡烛?”李还是没有明白。

  “因为晚上会停电。”理查德也没有生气,手搭在李的肩上揽着他走向放蜡烛的货架。

  “我想起来了。”李一脸认真思考了一会,对理查德点了点头。

  “所以你要什么味道的?”理查德看着货架上各种各样的蜡烛,决定把选择权交给李。

  “我要吃冰淇淋。”李转过身就往冰箱走,完全没有搭理理查德的询问。

  理查德给了李的背影一个白眼,觉得下次要问问他的心理医生了。他本来打算拿几款普通的就回家,不过看着李在那边挑冰淇淋挑的开心,觉得难得过一次停电之夜不如过浪漫点,就拿了超市推荐的粉红色香薰蜡烛。

  “好没有?”理查德拿着挑好的东西过来问李,顺便看看他思维有没有好一点。

  “好了。”李的手推车里面放了四五盒他平常就喜欢的,还拿了一款新上市没吃过的。

  “走吧。”看了看脸上有熟悉笑容的李,有看了看冰箱勉强能装下的冰淇淋,笑笑拉着他走向收银处。

  “你先出去等我吧。”理查德接过李的手推车,让他先出去等自己付款。

  “哦。”李从收银台旁边拿了两条口香糖扔在冰淇淋盒上,转身往外面走。

  让李出去在外面等自己是一回事,他只是想拿盒安全套,毕竟停电没有事情干,男朋友在身边想想也知道干什么。

  一边走还要一边拦着李去买街边的小吃,要赶快回去趁没停电做饭。

  好不容易到家了,理查德给了李打火机让他一个人在家里面摆蜡烛,顺便点上。

  理查德急急忙忙的做饭,还要时不时回头看看李有没有把窗帘给点着。听着身后李吧唧吧唧吃冰淇淋的声音,理查德再一次感慨自己为什么要找一个比自己小的男友。

  走运的是,理查德把最后一个盘子摆上桌后,突然屋里面就暗下来。

  李虽然穿衣打扮品位随便一点,但艺术细胞还是有的。不过理查德看到他在餐桌上摆的那个心形,真的觉得平常没白喂他。

  “吃饭吧。”理查德放柔声音让李过来吃饭。

  理查德厨艺不错,而李也不是一个挑食的人,所以这一顿晚饭过的顺利。

  “理查。”李用左手捂着胸口,皱着眉叫他。

  “怎么了。”理查德伸手摸李的脸,蜡烛光太昏暗了。

  “好恶心。”李眉毛皱的更加厉害了。

  “怎么回事?”理查德扒拉扒拉今天的菜,的确是新鲜的。

  “好香。”李握住嘴,一脸不舒服,跑向厕所吐了起来。

  理查德仔细闻闻空气,的确是很腻人。他吹灭这些香薰蜡烛打开窗户透透气,可能是李鼻子比较灵,他只是觉得比较甜。

  “李,有好点没?”理查德到厕所门口敲敲门,询问李有没有事。

  不一会李打开门,握着胸口出来,一脸很不舒服的表情。

  “没事吧?”

  “没事。”李招招手表示没有事摸着心口小心翼翼坐到沙发上,还差一点被绊倒。

  理查德坐到他旁边,环住他的腰,李也向他坏里面倒,手扣住理查德放在他腰上的手。

  “好困。”李打了一个哈欠,继续靠在理查德的身上。

  “起来去床上睡。”理查德拽起来不情不愿的李,两个人摸黑的走回卧室里占地面积颇大的床上。

  “嗯~”李躺回床上就发出懒猫撒娇一般的呻吟,而理查德让他起来脱衣服脱鞋。

  两个人都躺会床上的时候,李枕在理查德的胳膊上,有气无力的陪理查德说话。理查德闻着屋里面淡了许多的香味,抱着坏里面睡眼朦胧的男友,才想起来自己是不是把安全套和冰淇淋一起放冰箱里面了。



   大佩时不时断线,就是我认为方法派演员会突然入戏什么的,反正觉得萌萌哒我就写了。

   只有我一个觉得香薰蜡烛香的超级恶心吗。


评论(18)
热度(45)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