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三十题】12.褪色的衬衫

  理查德慢条斯理的,像打扫一件艺术品一样整理着李房间里的衣柜,而李正和卡尔在楼下的小道上跑来跑去的玩闹。

  其实李的衣柜并不是乱七八糟,只是衣服不是自己平常叠的那样。李爱穿柔软面料制成的衣服,而且李真的不会去熨衣服,所以它们只能皱巴巴的在衣柜里堆着,让理查德难得的强迫症发作了。

  理查德问夏洛特要来了熨斗,在李的房间里找到了插头,一点一点熨着本来昂贵或者便宜的衣物。然后把衣服折出一个一个又一个棱角,放进他擦干净的木质抽屉里。

  [我不是来见家长的吗?]理查德放下熨好叠好的衣服后,累的腰疼手疼的理查德躺在李铺满衣服的床上。

  “噔噔!”安静的房间里出现了敲门的声音。

  [一定不是李!]理查德这样想,毕竟李进自己房间是绝对不会敲门,抬头看,发现果然是莎莉。

  “有事吗?”理查德仰起身子从有些硌人的衣服上起来,问笑眯眯看着他的莎莉。

  “我来看看李有没有放太久的衣服要洗,结果他不在,就顺便问问你有没有要洗的衣服。”莎莉胳膊上还挂着两件外套,有些意外的看着满床的衣服。

  “没关系,我的,嗯,可以自己洗。”理查德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有几件贴身的衣服不太适合让一个女生洗,就摆摆手。即使在卫生间洗内裤的事情在他十八九岁以后就没有做过了,但这不是理由。

  “哦,没事,我没结婚以前也经常帮李洗衣服的,现在科技发达,我只需要放进去,然后拿出来。”莎莉明白理查德的意思,她夸张做了自己平常洗衣服的这两个动作,轻松告诉理查德这没有关系。

  “那好吧,我马上连李的衣服一起拿下去。”理查德被莎莉这个样子给逗笑了,他低头舔了下嘴,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拒绝她了。

  “快点哦。”莎莉点点头就关上门走下楼,理查德在屋里也能听见她哼着歌还有楼梯踏踏踏的声音。

  理查德开始仔细翻找李有没有要清洗的衣服,然后他就发现了,李佩斯真的是一个没品位的有钱人。

  衣柜里的一个小夹间里满满当当放置着十几个防尘袋,拉开拉链里面清一色的男式高定西装。普拉达,范哲思,阿玛尼,还有几件三件套他没猜错应该是萨维尔街上某件裁缝铺做的全手工男装。

  自己当然全都没有见他穿过,但他连提都没有提过,他还天天说自己没有好西装可以穿。

  理查德叹了口气,简单心算了一下这些衣服的大概价值,李也能买一辆宝马了。

  “你在干什么!”李大大方方直接推开门,半踮起脚轻快的跳着进来。

  “这个。”理查德抬抬下巴,让李看看他那一件件美元和英镑

  “你从哪翻出来的啊!”李看见那些倒是颇为惊喜,取出来一件暗绿色天鹅绒面料的单排扣西装上衣在身上比划。

  “李,你先别穿。”理查德这个地地道道的英国绅士,实在看不下去李穿着一件已经皱皱巴巴而且洗褪色的衬衫,外面配精工裁剪的西装。

 “哦。”李把已经穿上一只袖子的衣服脱下去,继续开心得看其他几件。

  “这衣服是你买的?”理查德也知道这是白问,可还是想问问。

  “对啊!”还没一分钟,李就把原来井井有条的防尘袋全部打开了,优雅线条的衣服又在床上铺满了一层。

  “你选的?”依然对李的着装怀疑的理查德,他觉得李宁愿去买一万块的垃圾食品都不会去买另一件五千块的正装。

  “不是啊,我以前的经纪人,妈妈还有莎莉跟我一起逛街的时候给我挑的,我只负责刷卡和穿。”李瘪瘪嘴对她们的半强迫的行为表示不满。

  “你现在还能穿吗?”理查德看着那收腰收的过分的衣服,腰线不能再细了,又看看李衣服下刚刚脱离瑟兰迪尔一个月的腰。

  “当然啊!”李歪头白了他一眼,拿上衣按自己身上比划,果然还有些多余的布料。

  “哦!”理查德拿过一件亮红色的往他身上比,这种鲜艳的颜色也没有把李衬黑。

  “我当时留尺寸的时候,专门留了大一点,西装有点紧,我不喜欢。”李一脸自傲的讲起,完全没考虑裁缝的感受。

  “好像没见你正装的其他东西啊?”看着李笑眯眯的样子,理查德摸住李同在衣服上的手。

  “啊?哦!领带和领结在底下那个大抽屉里。”李恋恋不舍的离开理查德的手,把衣服收好随意扔在床上,指衣柜最下面的两个抽屉。

  “那个,不是你放袜子的吗!”理查德再一次觉得自己就是对他没有办法,他把这个打开的衣柜翻遍唯一整整齐齐的就是下面的抽屉,还是放的满满的袜子。当然,另一个的确是满满当当的高档衬衫,如果洗褪色也算的话。

  “是吗?”李挤起眉毛看着他,一脸我好开心我真的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

  “我是说你能穿着上配那些衣服的衬衫。”理查德看了看那个半面墙大小的衣柜,又盯着李,屋里面只有那一个衣柜。

  “都怪莎莉,她每一次用洗衣机都会出问题,我的衬衫一次就全部都出事故了!”李不满的说。

  “说实话,我又不会怪你。”理查德表情放轻松,他真的只是不放心李如何保养它们。

  “皮鞋连盒子都在储藏间呐。”李耸耸肩,老实交代它们的下落,他才不相信那个古板的英国老男人说的话。

  “还有!”

  “衬衫在威尔房间,领结领带在衣柜上面的一个储藏箱里面。”李开始咬手指想着那些他多久没有碰过的东西,他的确后悔买它们了。

  理查德搂住李的腰,迅速在他耳后亲了一下。

  “干什么啊。”李刚才有些生气却被理查德这样一下给弄的害羞了,拍了一下理查德的背部,也亲了一下他的耳尖。

  “我爱你。”理查德带着浓郁英国腔的声音在李的耳后传来。

  “干嘛啊。”李被理查德突如其来的告白吓到连脖子也红完,又收紧了他抱着理查德的手,下巴放在理查德穿着一件棉布黑体恤的肩上。

  “没事。”理查德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了,或许是感慨了什么。

  李现在或许像是他宝贝的的昂贵西装,他会精心保养,高高挂起,不如他受伤害,但现在还不会跟他一起融入日常。

  李把他当做一件褪色的衬衫,他在生活中会经常穿在身上,不在生活中也会偷偷用外套遮挡住。

  两个人感情就像这样,不一定绝绝对对的保养就会使它一直不变,随随便便的清理也不会让他转换成其他。

  他们两个要适应对方,不断作出改变,才能长久。

  “我能去看看你的皮鞋吗?”理查德抱着李想了良久,明白过来就那么问李。

  “你今天想当一次罗密欧吗?”李这样反问他。

  去他的皮鞋吧!



   我不知道我斜的是什么了!

   我写的是不是越来越差了,好像看我文的没有原来的人多了。


评论(15)
热度(82)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