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三十题】15.把灯关了

  李在等理查德,他迷迷糊糊现在躺在床上,侧着身子抱一个一米来长的狮子玩偶,腿也翘上去压住,像平常理查德睡在他身边一样。

  理查德的飞机在早上的一点十二分降落在机场,可李在晚上的十一点五十六分就上床睡觉。

  李很困,没由来的困,单纯的心理乏困。

  他不断睁眼、闭眼、再睁眼、再闭眼。眼里的黑暗和刺眼的灯光,让他更加疲惫。他想睡着,一觉睡到理查德已经回家而且做了早饭。

  黑暗,白光,黑暗,白光。

  李的脑海里不断重复这些,等他脑子继续开始转动,他已经盯着墙角盯到眼睛干涩的掉眼泪了。

  他突然坐起来,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尖叫的告诉自己,可他还是下了床。他活动一下身体,听到了身体里传来噼里啪啦的骨头生锈声音。

  李光着脚走到客厅去冰箱拿了一罐冰啤酒,这个啤酒很苦,不是德克萨斯风格的,理查德却很喜欢,所以一般是理查德来喝。

  李在放餐具的玻璃柜找到了两个高脚杯,感谢理查德把东西整理的井井有条。他往漂亮精致的杯子里各倒了一半明黄透明的液体,把易拉罐里剩下的东西仰头喝完。

  冰凉苦涩的液体把他从苦闷难受的情绪里拉离一些,他就两只手各拿起一个杯子,对着昏暗的客厅,他向大窗户外的霓虹灯光敬酒,慢慢喝光了两杯。

  他舒服了一些,可嘴巴发苦,他又伸手去够理查德放在橱柜里不让他喝的烈性酒。他拿出来一瓶没有打开的威士忌,还是分别倒在两个杯子里。

  李拿着杯子,从黑暗的客厅走回明亮的卧室。

 他把杯子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蜷缩在床上紧紧裹着纯棉的床单。床单是粉红色带着草莓图案的,家里面没有一个女孩子却有一个李佩斯,当时理查德是哭笑不得的拿着这张李选的床单去付款,被收银员当成了疼女儿的帅气单身父亲。

  好冷,李出了一身汗。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一条被捞上岸的可怜鲈鱼,被一户坏人家买回去扔在没有水的盘子上。

  他开始大口大口喘气,又开始大声咳嗽,他睁开眼睛,视线里面白花花的一片,什么都在反光,光线刺的李眼睛里不断留出泪水。

  “嘀嘀嘀嘀嘀嘀。”旁边的手机响起了,应该是到了理查德飞机降落的时间,只是李好几天前设置的。

  李现在头痛、眼痛,反正没有一处是舒服的。他艰难的转身伸出手去拿吵闹的手机,却把那两个杯子碰了下来,清脆的一声玻璃碎,把李仿佛从睡梦里吵醒一般。

  李脑子突然清醒起来,就像刚才他似乎在和三头犬玩耍一样,突然就回到了他和理查德的小公寓。

  他挠挠因为一直出汗湿漉漉垂下来的头发,踢开床单和玩偶,他坐在床边两只手扶着额头,深吐一口气打算清理一下自己。

  李拉起来自己湿透了的体恤,脱下来扔到地下,在走进浴室的时候他已经全裸了。

  李仰头淋着花洒里出来的凉水,他极度需要把自己本来就不多的智商给找回来。冲湿头发,他拿过洗发露开始在头上揉白色的泡沫,在泡沫进入他没闭上的眼睛后才冲干净。

  他把不算宽大的浴缸放上一大半微凉的热水,他坐在浴缸旁然后逐渐滑下去。他的眼睛懒懒的看着快要溢出的水面,嘴巴在水下吹着上升炸裂的泡泡。

  他考虑要不要放上一点精油来放松一下,结果想起来精油放在镜子后面的排架上,就一动也不动。

  他在变凉的水里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自己在心里数数,数到第两百就起来睡觉。

  一、二、三……

  李被冰凉的水给冻醒,他记不得数到第几了,所以干脆跨出浴缸。没有拿衣服进来,李滴水的头发也没擦,就在胯间围了条浴巾就出去了。

  李想直接回到卧室躺床上睡一觉,可大脑控制他走向厨房。他拿起来那瓶没放回去的威士忌,没有拿杯子,像喝果汁一样,小口小口对着瓶口喝起来。

  “李!”理查德出现在他面前,不赞同的看着他拿酒瓶的手。

  “嗯?”李甩甩沉重的脑袋,走过去抱住他,还滴水的头发在理查德刚换的衣服上蹭来蹭去。

  “酒给我。”理查德抢过李手里面的瓶子,环着腰把他拉到沙发上。

  “理查~”李就一直趴在他肩膀上撒娇,冰凉的呼吸在理查德脖子上,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怎么了?”理查德拉开格外黏腻的李,李没穿衣服的背部一片冰凉,可脸已经烫的发红。

  “哈~”李现在也就只会傻笑了,伸手摸理查德高高的鼻梁,还掐掐理查德的脸。

  “到床上。”理查德半拖半抱的把李拉回房间,去柜子里拿了两条浴巾垫在李的头下,又抱回李踢到床下的被子给他盖上。

  理查德轻柔的把李额头上的头发拨到一边,手掌放在李的额头和脸上。滚烫的肌肤简直都能烧开一壶水,理查德去取家庭药箱给他拿退烧药。

  看着面无表情眼睛却一直追随他的李,理查德就觉得背后发冷也不知道说什么。重新换了一件衣服,支着胳膊侧躺在李身边。

  “怎么生病了。”理查德刚下飞机就被李吓到,打了个哈欠,有些没精神的问。

  “灯关上。”李也侧过身看着理查德,揉揉眼睛要理查德关上头上那顶亮灯。

  理查德伸手摸墙上的开关,摸了半天终于啪的一声,房间陷入黑暗。

  “好了。”理查德把李身上的被子向上拉,捏了一下他热热的耳垂重新问。

  “痒。”李又不舒服理查德把手搭在他锁骨上,在床上动来动去的。

  “好!什么时候生的病!”理查德收回手。

  “我没生病~”李又开始拉着尾音跟理查德撒娇,并不想承认自己没照顾好自己。

  “那你怎么了!”理查德觉得要不然明天再问,李明显烧傻了。

  “我这是怀孕了。”李一本正经的对理查德说。

  “好好好,先睡觉。”明天带李去医院,真的烧傻了。

  “我睡了。”

  “嗯,睡吧。”


  “你别摸我肚子,痒~”

  “我摸摸我儿子。”

   “是女儿~”




   烧傻了的李和蠢哭了的理查德。

评论(12)
热度(96)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