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三十题】16.猫眼

  理查德有一对纯色的碧蓝眼睛,像从深海里仰望天空,从高空俯视海平面。

  李会躺在理查德的腿上,仰起头看理查德那两个在光下更加淡浅透明的虹膜。

  人在性爱都有一些难以启齿的小癖好,就像理查德有一些恋足会在高潮的时候咬李的脚踝,而李会在他们两个面对面做爱的时候,伸出舌尖舔理查德的眼睑。

  李相信内心的窗口是人的双眼,所以他喜欢人与他直视着说话。

  李喜欢把手心平放在理查德的眼睑上,感受手下理查德眼睛的转动,睫毛的颤抖,李会告诉理查德他现在在想些什么,十有八九他会说对。

  理查德常常说李有一双看透人心的眼和猜透私情的心,如果有一天李和他没有钱了,李可以去当一个男巫来赚钱,而李说他讨厌去看人们腐烂肮脏的内心。

  李其实智商和情商高的离谱,只是不想去转动脑子里的齿轮。理查德忘记或者隐瞒的事情,他知道一切,而又不在乎一切。

  李在养卡尔以前没有养动物,不过他和邻居家一只昂贵的纯种波斯猫玩的很好,它叫查妮。它有着一对浅蓝带着水汽的眼睛,一身很长很长的白色软毛,每一次它爬进李在二楼房间的窗户,总是夹带着许多杂物。

  李会抱着它,用手指伸进长毛里缓缓理顺,有时候会找到一点惊喜,李找到过不少四叶草,还找到过一颗不知名的种子,种出来一枝不知名的蓝色花。

  李躺在地下看查妮的眼睛反射天空的光芒看着花时,就有一只莫名难得的幸福感。这种感觉直到遇到长着蓝眼睛的矮人王子,他没有在任何人身上感受到。

  理查德很成熟,总是宠溺的对李或许幼稚的行为举动。两个人都明白,这种情况就是他们相处的最佳,不需要改变。

  李眼睛是一种混合奇妙的颜色,灰色加绿色再加琥珀色。当那双眼睛带着欣喜看着你,你会发现你什么都做不了,只想一直看下去。

  李和理查德第一次就是这样发生,一次意外又愉快。

  理查德只是突然想把这个纤细身体轻柔声音的长腿高个弄上床,而李又喜欢他用这双眼睛看着自己。仅仅拇指互相微微触碰和一个轻微的眼神波动,他们两个就一前一后的跑去了酒吧厕所,接吻、抚摸、做爱。

  然后他们又发展了一段浪漫稳定又富有激情的爱情,或者说双向消耗自己额外的费洛蒙。

  李是个乖孩子,中产家庭,良好教育,不纹身不酗酒不吸毒,从小到大最叛逆的是可能是高中辍学跑去剧院表演。

  理查德经常为李的父母祈祷,感谢他们正确的教出来一个优秀富有灵气的演员,而不是一个可能被世界上无人所知却又广而人知的变态。

  李曾经在第一个男友被劈腿出轨的愤怒下,完整写出一个杀人抛尸,栽赃的计划书,后来因为他拿到一个舞台剧的角色,才放弃实行。理查德拿到那几张薄薄的纸页后,被李甜美的微笑吓得浑身发冷打颤,又连续做了好几天噩梦。

 理查德会在李因为承受不了高潮流而眼泪的时候,吮吸他潮湿的睫毛上的眼泪,再像野兽一般给他一个深深的齿痕。首选在脚踝,次选在颈后。

  两个男人会开着房间里所有能发光的东西在地下做爱,毫不掩饰赤裸的身体和心灵。如同虔诚献祭的邪教徒,不言语而又疯狂。

  对方身体上任意一个因为自己留下来的痕迹,对会得到吻一般的热辣抚摸。情理之中的保持距离,又被同一个归点变成黏腻的调情。

  曾有个记者想过自己如果有Ned的能力会怎么办,他说自己会把去世的奶奶复活。其实不止,他想要的又失去的东西太多太多。

  李喜欢游泳,是校队的种子选手,高中毕业后甚至可能进入国家队。他喜欢在水里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喘息还有水的声音,他经常一动不动躺在池底看着游泳馆里大大的灯光透过水面来到他身边。可是一次小小的疏忽毁了一切,他再也不能赤身裸体在水里无言交谈。

  后来,他和理查德做爱后回味着高潮,潮湿赤裸紧紧躺在一起,他用朦胧的盯着会盯着理查德带着生理眼泪、愉悦的蓝色双眼,就像回到那个时候。


  这一篇越写越不对就不写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断断续续的写出来了,我觉得我就是再写两个变态的爱情故事,好奇怪。




   理查德是个很成熟的人,不光是长相、性格、穿衣打扮、行为举止,更多是一种感觉,一种稳重、坚韧的感觉。
  李是个思想简直的大男孩,长相也像个张扬的青年,年龄本来就小了理查德八岁。
  理查德自认是一个正直的人,但每一次跟一个看起来小自己数十岁的大男孩做爱,就有一种恶心的爱情感。堕落感始终围绕他,像一个神父欺骗了一个祷告的信徒。
  李喜欢看理查德的举动,在空洞的黑暗里,在满足的光明里。他是个抱有绅士风范的中年人,长相就是个十足的英国人。
  光明下总会有黑暗,就像善良与邪恶势不两立。
  理查德喜欢李那张柔美线条的男性脸庞,有时候他会拿一根中性笔给李眼下点上那颗丢失了的泪痣。他们会在床上、地下不断纠缠,像两条缺水濒死的鱼类,快要到达顶峰时,理查德会紧紧拽住李的头发扭过他的脖子,舔掉李眼下的墨水。
  留出汗水的白色的皮肤在闪亮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暧昧、色情的柔光。两个男人会给对方身体上留下瘀肿青紫的伤口,隐藏在人眼与摄像头下面,却暴露着有心人眼前。
  李和理查德以前都有过几段感情,普通又可爱。有些人生来就知道哪些人适合自己,他们就是这样。结束了那些简单爱情的后果,就是和另一个人在荷尔蒙中拼死搏斗。
  生与死,白与黑。没有什么是绝对的绝对,肯定的肯定。邪恶的正义与正义的邪恶又孰对孰错,没人敢确定。
  理查德喜欢李,可以称上他爱李。但一段爱情是双向的,理查德时时刻刻都不确定李是爱他,还是喜欢他。
  李喜欢他,他不开心却放心,一个只有亲密人才了解的人危险度颇高;李爱他,他害怕却又享受刺激,一个深沉心机的爱人,让他跑不出这个迷宫。
  李有一张柔美线条的漂亮脸蛋,小时候却不算明显,他更有一个开发过度的聪明脑袋。他在银幕上演的角色大都符合他干净的长相,而少有的反派能瞒过影评人挑剔的双眼。人们认为他是一个简单、机灵的有魅力的大男孩,而他只是不屑让那些虚伪的人接触。
  性爱总会夹杂其他的乐趣,两个优秀的演员更能找到其他一些东西。
  普通的派师父会被某个退役士兵强迫按在烤箱边,一遍又一遍的承受难以招架的高潮。特立独行的游侠被贵族的走狗困在监狱里凌辱,只能被人取笑而无法反抗。执行任务的特工缠住了目标人物看上的舞女,两个人在昏暗后巷纠缠了迤逦的半夜。
  精彩的表演让两人乐在其中,就像意外的小剧场,调节工作太久的空乏。
  爱情就是费洛蒙与荷尔蒙散发出的结合体,要么一起活下去,要么杀死对方的心。

  你们的心思我真是猜不透,我以为你们会不喜欢来着。

评论(11)
热度(68)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