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三十题】18.触不到的情人

  李和理查德是常年奔波在世界各地的演员,虽然两个人舍不得但也总是聚少离多。

  两个人会详细比对行程表,只求在不打扰对方休息但能小小说上两句话。

  李接电话时,总是一边在耳边听理查德低沉的声音,一边抬起手再空中用手指描绘理查德的脸庞,闭上眼触摸他触不到的恋人。

  理查德通过手机连接与李的感情,会甜蜜的笑着,心里想着,李现在是什么感觉,什么想法,什么表情,什么姿势。

  理查德现在在拍摄红龙,向来爱研究角色的他最近有点摆脱不了这个牙仙。

  李有次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给他打电话,切切实实的听到理查德低笑后传来了磨牙的声音。李伸手摸住开始发冷的脖子上的血管,咽了咽口水。

  再后来,理查德有两天假期就偷偷摸摸跑HFC剧组到找他。那两天他们两个完全就是偷情的状态,因为乔有床戏所以什么过火的亲密行为都不敢干,而且怕有人认出来所以不能乱跑,理查德就待在酒店里体验了一把金屋藏娇。

  这么正常又甜蜜的两天,让李本来以为理查德平常还是能够出戏。戏份杀青了的李第一时间就回了理查德和他在纽约的小家,静静等待着他的蓝眼睛绅士回来。

  在李把理查德推荐他的沙丘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后,理查德终于风尘仆仆的回了家。

  理查德打开家门把行李扔在鞋柜旁边,连外套都没脱就去找李。

  “呵~”理查德刚走过沙发就退回来,李架在沙发扶手上的半截小腿露了出来。暗红色的书盖住了小半张脸,一只手还垂到了地下。

  “好好睡。”理查德轻轻把书从李手中抽出来,把他散下的头发拨到一边,一个轻吻落到李的额头上。

  理查德放缓脚步走进房间拿干净的换洗衣物,轻轻关上门。

  李是睡饱了自然醒过来,闭上眼打哈欠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李吧唧吧唧嘴翻个身睁开眼,朦胧的眼睛就看见有个黑黑的东西挡在自己面前,伸手摸才反应过来,这个东西是理查德的脑袋。

  “醒了?”坐在地下看电视的理查德仰头靠在李的胸口上,声音带着点亲昵的调笑。

  “嗯。”李还是有点不清醒,轻轻哼了一声又闭上眼。

  理查德斜在看了半张眼睛的李,弯着胳膊向上去摸李垂在自己肩上的几根手指。

  没力没气的挣扎了不出,李就随着理查德与他勾手指。

  “还困?”理查德看见李还犯懒的躺在那里,就转过身子摸李有点泛红的脸。

  “嗯—”李什么都不说,就是轻轻哼了声回答他,移移头把理查德的手掌压在脸下。

  “起来了。”理查德站起身把浑身无力的李拉起来,有点恶意的掐着李软乎乎的脸。

  “哼—”李皱着两条眉毛,紧紧搂着理查德的大腿,脸靠在他肚子上就是不要起来。

  “快到吃饭时间了。”理查德接受李这个敷衍的撒娇,一条腿的膝盖压在沙发边上,手指顺着理手下乱糟糟的深栗色的头发。

  李恍惚的眨了几下眼,然后抬起手用手背来揉眼睛。理查德看见他这个样子,心就软了一半,揉着李的头发就随便他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李揉着眼睛另只手环着理查德的腰,带着浓浓的的鼻音问他。

  “也没过多久。”理查德手放在李的后颈上,大拇指不断滑动。

  “去做饭吧。”李缩了缩被摸痒的脖子,无力的扶住理查德的腰和胳膊站起来,整个人就贴在他身上。

  “不松手吗?”理查德不客气的把手伸进李松垮的衣服里,拇指和手指来回摸李腰上一块肉。

  “唔—”李推开理查德挠他痒痒的那只手,只知道低着头在理查德颈窝里面来回蹭。

  “去洗个脸。”理查德拍拍他的屁股,掰开他拉着自己衣服的手指,半抱半推的把李带进了洗手间。

  理查德半倚着玻璃门看李乖乖低头捧着凉水洗脸,又看着李闭着眼在洗脸池台上摸不到毛巾,拿过旁边的毛巾砸到李头上。

  “嗷!”李小叫一声,不是被毛巾砸痛了,而是手撞到了尖锐的大理石台边。

  “哈哈—”理查德在一边毫不掩饰的笑出声,不明白李怎么一个人安全在家里生活。

  “不许笑!”李擦干脸放下毛巾瞪理查德,不过皱起来的两条粗眉使效果大打折扣。

  “哈哈哈—”一向了解李的理查德幸灾乐祸的看李这个样子,声音更大了一些。

  李恼怒的瞪着眼睛半咬着下唇看着理查德,眼光一转,轻蔑的转过身走出去,两只手“轻轻”推了一下挡住门的理查德。

  “咚!”理查德一下子撞到白色的坚硬瓷砖上,抬头捂住开始钝痛的鼻子,理查德虽然不喜欢自己的鼻子,但也不想它断掉。

  “嘿嘿—”李抬起下巴嘴上的笑容掩盖不住,开心的踮起脚轻轻跳着回沙发上自己刚才那个窝。

  “李!”理查德没有形象的两只手捂着他高挺英俊的大鼻子,一出来就对扬起下巴一脸挑衅的李吼。

  “嗯哼~”李高傲翘起尖尖的小下巴,用鼻音表示自己对理查德的不屑。

  理查德现在也顾不上李是不是开心了,坐在另一个单人沙发上仰着头,万幸没有流鼻血。

  “疼吗?”李开心完了开始担心一脸糟糕的理查德,他不是故意的,是理查德先笑的他。

  “嗯。”理查德手捂住还没有歪的鼻梁骨,疼痛开始消散,可是他的头还是硬生的疼。

  “哪疼?”李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远远伸出食指触碰理查德指缝里眼下的皮肤。

  “都疼。”理查德任着李不轻不重的戳他,嗡哑的声音从指缝里流出来。

  “要我去拿点药吗?”李习惯性皱起眉毛,向理查德旁边坐坐。

  “不用了。”理查德慢慢松开两只手,低下头感觉状态还不是太糟糕。

  “真的?”李小心翼翼的问,毕竟他是行凶者。

  “你现在只需要祈祷我不会像你一样有个歪鼻子。”理查德用了点力气来捏自己的鼻梁骨,好确定它没有断也没有弯。

  “我挺喜欢我鼻子的。”李压着下巴不好意思的看着理查德,手开始在衣角打卷,表示自己不会嫌弃理查德。

  “我也挺喜欢的。”理查德确定自己好好的以后就有心情调侃李,不知道他是说谁。

  李听到这句话后从抿嘴笑变成咧嘴笑,坐到单人沙发的大扶手上,环住理查德的脖子开始温存。

  “你回来待几天啊?”李的手慢慢从理查德的肩膀上滑到了结实的上臂,许久未见的恋人当然要做点什么亲密的事情。

  “四五天?我也不太确定。”理查德拉过李不老实的手,温热的嘴唇接触了李敏感的手腕内侧,轻轻用舌尖舔舐流动血管。

  “能久点吗?”李抬起双腿环着理查德的腰,勾住他的脖子轻吻刚才受伤的部分。

  “不如你和我一起去?”理查德调笑的问,张开嘴在李的手腕上留下一个个齿痕。

  “不行,我还有一个配音的工作呐。”李一只手开始向上拽理查德的衣服,想赶快脱掉他做点什么。

  “那我尽快回来。”理查德抬起手扔走那件衣服,把李拉到他腿上坐着,掀起他衣服下摆。

  “好。”李赶快把这件事情丢到一边,摸索理查德腰线下的裤子。

  “别那么主动。”理查德在李腹部留下不少水印和痕迹,调侃的说李。

  “啊。”李不打算理烦人的理查德,脱掉自己的棉衫就感觉到腰上一下刺痛。

  “不好意思。”理查德有些歉意的看着李侧腰上那个红色的齿痕,拇指停不住的抚摸。

  “唔—”李到也不怕这点疼痛,就是理查德很少在床上咬他。

  “我保证没有下一次。”理查德正经的看着李,手心在李的后腰来回滑动。

  “哦。”李也没在意这点事情,就是理查德有点过分兴奋。

  “啊!理查!”李看着自己胸口上又一个齿痕,开始觉得理查德怎么回事。

  “没事,我保证。”理查德勾住李的脖子给他一个安抚的吻,在李安稳下来后嘴唇下滑到别处。

  “理查?你是不是有点没出戏?”在理查德在舔舐李侧颈时,又在血管上的薄薄皮肤留下一个刺痛的齿痕,李开始有点被吓到。

  “可能?”理查德一脸兴奋的看着李身上的牙印,紧紧环住李不让他从自己身上下去。

  “嗯!”李开始脑补书里面牙仙对待受害人的血腥做法,就算理查德不可能杀了他,自己也不想玩一次性/虐待。

  “怎么了?”理查德现在眼神倒是挺正常,对李的动作也不是粗鲁。

  “能等等在做吗?我饿了。”虽然理查德表示的除了兴奋一点没有异常,就是嘴里靓白的牙齿让李看到心颤。自己吓软了,也只能没出息的转变话题。

  “能等会吗?”理查德抬头轻声询问李,除了握住李腰肢的手不断摩擦那个齿痕,一切都很正常。

  “你能等会吗?”李现在就是欲哭无泪,理查德一直盯着他,让自己觉得下一个受害者就是他。

  “好吧,吃什么。”理查德干脆的回答,缠着李要了几个吻就站起来穿衣服去做饭。

  “随便。”李穿上扔在桌子上的衣服,打算找点东西啊防身,死在牙仙嘴里和死在床上也是两个概念。



  我马上就考试了,永别了各位!

 


评论(7)
热度(67)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