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瑟】肉(4)

  “我就来一次。”莱格拉斯手心放在瑟兰迪尔臀部的衣衫上,软乎乎的撒着娇。

  “半次都不要想!”瑟兰迪尔挑着眉毛居高临下的坚决反驳。

  莱格拉斯看瑟兰迪尔那么反对,也挑了挑自己不粗的眉,手收回来握上了瑟兰迪尔的嫩白的窄腰。他不轻不重的用拇指的指甲尖划着那里。

  “我可不听你的。”莱格拉斯慢慢加大手上的力气,他猛然起身就把高高在上的瑟兰迪尔牢牢的压在身下。

  莱格拉斯抓紧瑟兰迪尔的两只手按在他脑袋两侧,膝盖分开他的双腿,直接抵着他两腿之间不断磨蹭。

  他埋在瑟兰迪尔的脖颈之间,使劲吮吸着那里的皮肤,制造一个又一个的红肿痕迹。

  “ada,我现在就想要你……”莱格拉斯暗哑,情欲的声音,带着滚烫的呼吸在瑟兰迪尔耳边重复。

  莱格拉斯松开瑟兰迪尔的手腕,轻轻的吻着上面青紫的手印。

  “刺啦。”柔软面料制成的内衫被莱格拉斯粗鲁的撕开,胸口上还有刚才他舔咬过的痕迹,和还沾着口水印的红肿乳头。

  “啊……”瑟兰迪尔抓住莱格拉斯的发根,按住他在自己胸膛上的脑袋。

  “等等……莱……莱格拉斯……”瑟兰迪尔感觉身上的年轻精灵手指已经把伸到自己的臀缝里,趁他还没有做些什么前连忙叫他。

  “干嘛。”莱格拉斯空出一只手捏住瑟兰迪尔的下巴,不断亲啄他逃避不了的脸,已经得手了的他语气轻松。

  “呼~”瑟兰迪尔抓紧平稳了自己紊乱的呼吸,然后两只手颤抖着捧住莱格拉斯的脸,两个精灵额头抵着额头,呼吸开始交融。

  “你想怎么样。”莱格拉斯冲瑟兰迪尔脸上吹了口气,看他眨巴干涩的冰蓝眼睛和蝶翼一般的睫毛。

  “你现在要是回去,我就……”瑟兰迪尔咬住嘴唇,眼角泛红,眼睛里面满是不知名的挑衅和害羞。

  “就?”看这个表情,莱格拉斯虽然不明白大致但也清楚自己可能要来相当棒的一次了。

  瑟兰迪尔小指划过莱格拉斯的下唇内侧,然后伸出舌尖自下而上舔过莱格拉斯的下巴,嘴唇,鼻梁,额间。

  “我就这样。”瑟兰迪尔轻轻喘气偏过头,吮吸舔弄莱格拉斯主动张开的唇瓣,然后垂下头继续用难以言喻的受惊羞涩的眼神看着他。

  莱格拉斯还没来得缠住瑟兰迪尔温热的小舌头,仔细问问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就被自己一个突然出来的一个想法给吓到了。

  莱格拉斯推开瑟兰迪尔的手坐了起来,有些感觉他好像被谁来了一拳,那件事情他连在瑟兰迪尔身边那么久都不敢提出来,这么多年顶多就是梦里出现过为数不多的几次。

  他深呼吸,低头想问问现在瑟兰迪尔和他想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一回事。

  瑟兰迪尔躺在柔软草地上仰视着他一个,莱格拉斯脑子里只出现了他半咬住的嘴唇和已经蔓延到耳垂的粉色皮肤。

  “ada。”被挑逗诱惑的年轻精灵想张嘴问些什么,嘴巴张了两下只发现自己喉咙干涩发不出多余的声音。

  他举手挠了挠乱了的头,觉得事情不对劲的出乎意料,他抬起腿从瑟兰迪尔对他敞开的身体上起来,跪在瑟兰迪尔身边弯腰低头看着他。

  “我……我去给你拾靴子,你等一下。”莱格拉斯起身动作断断续续的就往他刚才扔鞋子的地方跑,仿佛身后有什么破坏他世界的猛兽追赶。

  听着莱格拉斯跑远了,瑟兰迪尔两只胳膊在后支撑自己坐起来仰头看着天空。

  “呵呵。”瑟兰迪尔控制不住微弯唇角,轻笑出声。他们想的的确是一件事,看莱格拉斯仿佛被谁打了一拳的表情,他就知道这种事情对年轻气盛又惧怕他这个父亲的莱格拉斯有绝大的冲击力,不过,他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也什么都没有许诺。

  瑟兰迪尔本来是打算趁莱格拉斯不在的时候加快跑回寝宫,然后锁上门等两天在继续现在他俩所做的事情。不过看他现在衣衫褴褛的可怜样,他也没脸到处跑。

  他只能扣住宽大外衫的扣子来裹住自己被撕烂的内衫,用长长的下摆遮住自己没有靴子的一只脚。扣子少了几个,瑟兰迪尔要在草地上坐的极正,才能不露出肌肤。

  他抬起手散开自己头上已经散乱不少头发的发鬓,金色的长发窝已经有些卷曲,落在自己被亲咬红肿的嘴唇边,多少有些妩媚之意。

  他挑着小指引着垂在眼前的一缕发丝挂到耳后,加快动作给自己系上这根细而短的腰带,更顾不上自己现在仪容多么不雅了。他心中急乱的在那个年轻孩子回来前整理好自己,在他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意图之前。躲开所有在宴会结束后还不回家的精灵,然后偷偷摸摸回到寝宫,把莱格拉斯锁在外面然后好好睡一觉。

  莱格拉斯看到自己扔在一从灌木下的靴子后,拾起它转过身轻轻拍打上面的草屑泥土,刚跑出去几步又停下来,放慢脚步不紧不慢的往回走。可他控制不住自己轻快到快要跳起来的脚步,和自己上弯弧度越来越大的唇角。

  他需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要像个毛头小子一样的因为一点小事激动异常,虽然知道马上要来的好事几百年都碰不上一次而且自己也没有过第一次,但内心还是要像个战士一样淡定下来,不要让瑟兰迪尔认为自己还是那个对他撒娇的孩子。

  他没几步就走回了那一小片草地的边缘,他看见了瑟兰迪尔像没发生过刚才所有事情一样直起腰背对他跪坐着,手插进头发里面露出袖子里皓白到透明的一段手腕,从上而下的理顺那一根根的金色长发。

  “回来了。”瑟兰迪尔耳尖微微抖动手略微颤停一下回过头,然后冷着脸只是看了一眼又继续转过头轻柔的顺着头发。

  莱格拉斯看着已经收拾整齐的瑟兰迪尔,半跪下捧着瑟兰迪尔精巧的脚给他套上袜子,顺大腿根上摸给他穿上靴子。

  “陛下,可以回去了。”莱格拉斯还是单膝跪地,一只手抚着胸前一只手伸到他高傲的国王眼前,随着垂头的动作肩膀掠过一片金发,而他眼睛侵略又不敬的直视他,却卑微请求低一阶与他同归。

  “嗯。”瑟兰迪尔忽略眼前这个那只属于优秀战士和猎手的手掌,自顾自挺起腰身后轻抚衣服上的褶皱站起来。瑟兰迪尔优雅直板的动作也遮不住华丽衣物下淫/靡痕迹,锁骨上的吻痕被缺少的扣子露在眼前,刚刚把使劲吮吸舔咬过的嘴唇被几丝金发衬的多了诱惑。

  莱格拉斯依然不在乎瑟兰迪尔那些可爱的小骄傲,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两步远,看着眼前微仰着下巴不可一世的他,莱格拉斯又想到那些时候他哭着喊着在自己身下脆弱的样子。


  如果我能厚得下脸皮的话,接下来就都是纯肉了,但我一点都不保证什么时候发。

评论(9)
热度(70)
  1. bellatrix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