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三十题】19.高贵的情书

  理查德笔下有一种特有的感觉,他写的那些角色自传和分析,就透出一种属于他的英国文学风范。

  李在伦敦住理查德那间公寓的那几天,在储藏室找到了七八个纸箱子,里面满满当当整齐的放着许多书本纸张。李得到允许后把它们都拿出来,对着理查德演的电视电影一起看。

  理查德总有时候躺在李的身边拿着那些被翻出褶皱痕迹的纸张,一字一句的读给李当睡前故事听,指出为什么要在这句话旁边注上这些,这个典故来自哪一本书,当时是否发生好玩的事情。

  李如果兴致来了,还会拿着理查德留下了的剧本和他对戏,两个人猜拳决定谁是女角,谁是反派,谁是非人角色。每一次表演的对撞,都让两人为对方的精彩而赞叹。

  理查德会一丝不苟的写日记,从他会拿笔写字开始到现在,他的日记本以每年两个的速度增加。他在拍戏劳累一天后洗个澡,水冲刷掉一天的汗水时,回忆大大小小所发生的事情。

  他会像个准备出书的作家一样,拿起笔,打一个简单的草稿,再填补上去更多的细节,大到今天有没有完美演绎角色,小到今天喝的咖啡是不是糖放多了。

  李在翻出那七八十本硬底深色的本子时,以为理查德以前是个囤积好看本子的少女心,就像莎莉初中时候有段时间向自己撒娇要零花钱买了两排书柜的花本子一样。然后随便翻开一本,发现上面有明确日期、事件和还有些熟悉但稚嫩的理查德的笔迹,才反应过来这可能是他的日记本。

  “你就这么写日记啊。”李躺在沙发上又翻开一本深灰色的,一脸不敢相信的啧啧着。

  “不行吗?”理查德走过来夺过那一本,那是无法无天的青春期写的叛逆中二文章。

  “就是太麻烦了吧?”李又拿过来一本深紫色的,翻个身趴在沙发上翘起小腿。

  “我没觉得。”理查德坐下来把本子放好在一边,又夺过那一本多情善感情窦初开的甜蜜初恋。

  “我看看嘛。”李伸长胳膊向理查德要那两本,好奇心能杀死猫还有羊。

  “我妈都没有看过我日记。”理查德打了李乱伸的手,把日记本放到靠腰的枕头后面。

  “我妈也没有。”李不甘心的撇撇嘴,拿起最厚的那本深红色的。

  “那是阿姨看不懂你写的字。”虽然理查德还没看过李的日记,但也清楚他那个跳脱的性格,不把日记当成抽象画来涂就不错了。

  “哪有,我那么好。”李气愤的扭过头面朝沙发背,拒绝再跟不欣赏他高尚文学艺术的理查德讲话。

  “我那么好。”理查德学着李那样讲话,大笑时接住李扔过来的抱枕。

  “我想哈姆雷特一样陷入绝境,没有高贵血统的我,只能靠凭借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来做什么,什么,你写的什么东西啊?”李逐字念出这四分八裂的句子,后面明显被笔尖狠狠划过,带着大片的墨水遮盖住了一大半纸张上的句子。

  “哪一个?”理查德起身坐到李躺着的长条沙发上,低头压在李的肩膀上来看那篇日记。

 “嗯,这个。”李伸手指尖划过那几句,再向后揽理查德的脖子亲昵的舔舔他的嘴角。

  “我也记不清了,应该是当时父母不想让我当演员,我当时又受了不少挫折。”理查德皱起眉头回想不出来,大概翻阅一下前后页,只能七七八八拼凑个大约。

  “真让人伤心。”李抚慰的摸摸理查德扎手的板寸头,眉毛下撇,咬住同样下撇的嘴唇,一副难过的样子。

  “別忍了。”理查德和李对视了几十秒,虽然知道李是个多愁善感很关心他人的人,但他眼睛里面的戏谑根本藏不住,更何况自己看了当年的文字也是想笑。

  “理查哈哈哈哈哈哈哈。”李艰难撑着扶手坐了起来,两只手挽着理查德的上臂就靠着他身上大笑。

  “唉……”理查德无奈的给李揉着笑疼的肚子,想着自己怎么就栽在这倒霉孩子身上了。

 “你这么这么可爱啊哈哈哈。”李不客气的把脚踢到理查德腿上,手肘支起来撑着脑袋。

  “不说了。”理查德整个人松散的靠在沙发上摸着李的膝盖,斜着给了李一个白眼,警告他闭嘴。

  “哈哈哈,好好好。”李抿着嘴脸上鼓起苹果机憋的更红了,伸着手来回上下抚摸理查德的肩膀给他点安慰。

  “好笑吗?”理查德侧过头无奈笑着的问李,垂下来的手压在李的腿上,又是无意识扣着手。

  “也不是好笑了。”李心虚的偏过头盯着桌子上那些剩下的本子。

  “那不如给我看看你的日记好了。”理查德提议,他的确挺想了解以前李的生活。

  “你要看我是没问题了。”李抬起腿就光着脚跑到房间里翻找被他夹在好多本书间的日记,在那摞包装大气文雅的书里找一个浅柠檬黄的本子也是相当容易的。

  “这就是你的日记?你确定不是莎莉的?”理查德拿到那本带着一个搭扣连边缘都有丰富印花的日记,他一直以为这个是他误装的莎莉还是阿姨的爱情小说什么的。

  “我当时的确是在莎莉的书柜拿的,为此我可付出不少零花钱的。”李打开搭扣,翻好第一页就塞到理查德手里面。

  “四月二十九,[有人想,一场宏伟的冒险即将开启]。”

  “我知道我要演精灵王的时候,彼得第一时间给我寄了了剧本,我找了这一句。”

  “九月七,[你为何在阴影里徘徊?]。”

  “当时,看到你,感觉有点怪,突然有什么躲在我心里一个角落里。”

  “十一月十一日,[我有耐心。我可以等待。]。”

  “不知道为什么就写上去了,不过当时是你告白。”

  “一月五,[我向你许诺,这是国王之间的约定。]”

  “我的确想了蛮久的哈。”

  “不读了。”理查德合上本子放在一边,搂住李。

  “嗯。”李回抱住理查德,两个人就挤在沙发上欣赏这刻温馨。

  “想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理查德就下巴抵着李的肩,突然那么问出一句。

  “还可以。”李真的也不是那么想看理查德的日记了,前面几本给他的印象有点深刻。

  “就是你旁边那个褐色的。”理查德指这那本让李拿过来。

  “你确定这本不会让我们两个分手吧。”李还是对理查德写日记像几百年前的作家的文笔不敢认同。

  “闭嘴。”理查德翻开封面,数着页角上的日期。

  [我进入了一个迷茫的森林,

    见到了阻碍我前进的野兽,

    树林之民带着武器俘虏我,

    我再次见到了另一个国王,

    美丽又虚伪,高傲又贪婪,

    眼睛让我想起孤山前的冰,

    蓝色广大如海,坚硬似铁,

    头发让我想起阿肯石光芒,

    金色闪烁像光,炫目尊贵,

    他冷酷无比伤害我的族人。]”

  “这什么?情书?”

  “嗯,一个王储写给另一个国王的情书。”

  “真是血统高贵的情书,等等,就半面?你对我印象就这么‘深’。”

  “对。”

  “分手吧。”




  本来前两天就想好怎么写了,结果考个试忘完了。昨天写好了,就因为用另一个手机难得连上班主任办公室的无线就忘发了。正经无比的开头有个逗比无比的结尾,那诗我写着玩的。


评论(4)
热度(55)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