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圈

  李是一个意外相当稳重的人,见过他的人都会有一种‘这是个讨人喜欢的大男孩’,可这个三十五岁的男人也有些许孩子气,但一举一动也会让攻击力十足的记者满意。

  可能是因为性向,也可能是因为出色的长相,李远比其他人了解好莱坞的空气有多么污浊。所以他只想当一个演员,而不是明星。

  如果他愿意做一些和制片人、导演私下,更进一步的深入交流,他可能早早就走红在这个世界电影中心。

  他的确做过这些,和有相貌有气质有学识而且有权力的人约会,绝对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他只需要在一个适当的时机,微微收下巴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轻微偏过头让对方看见自己眼下的泪痣。稚嫩又妩媚,是那些被权欲糊住双眼的高层人士最喜欢的。

  然后,他或者她眼里就开始有了一股胸有成竹的把握,适当的展示一下对于权力。一个微不足道的电话就能解决了一个年轻漂亮大男孩的要求,接下来想当然就是一个充满激情享受对方青涩身体的夜晚。

  李不是个广泛意义上的同性恋,他只是比起女人更喜欢男人。除非对方带着保镖而且安排好一切,又或者已经到自己没办法说不,否则他会用各种方法在最后关头逃走。而且最后没人会觉得自己耍了他,毕竟李是个演员,为难的咬着下唇就够他们心生怜惜。

  他的确和少数人上过床,不过享受过一定不糟糕的一夜后拒绝了他们提供的角色。他始终认为自己可以靠自己,他并不是想要大红大紫让世界上所有人都认识自己,只要有角色让自己演,闲来无聊可以买买喜欢的东西,节日能给妈妈和妹妹买些名牌,给家里面农场添置东西,还可以给弟弟点零花钱。

  他有意的不让经纪人给自己公关奖项和提名,毕竟光靠演技是没办法拿奖,在演艺圈混绝对不是奖项说的算。

  长相出色也迎来了陆陆续续的代言广告,李也没有接,比起让自己出现在橱窗里,他更喜欢出现在舞台间或者大小屏幕上。

  他像是给自己画了一个圆圈,不大也不小,只能走进家人和少数个朋友,还有卡尔。

  接下霍比特人其实是个意外,母亲帮他听了经纪人电话,一直以为儿子运气不佳的她一口答应,等他知道后导演彼得也已经知道了。他也没办法拒绝,快速的行动让他们之间只差了合同上的一个签名,基本所有业界人士都已经知道了。

  他陪着开心的家人一起庆祝,想当然李一定能提高知名度,看看魔戒的影响力,妈妈和爸爸那两天一直带着笑。

  他减去了大概十磅,换了个简单的发型,又剃干净胡子。

  带着一个背包一副墨镜就坐上了去新西兰的飞机,他被接机的工作人员带到了酒店房间,不缺钱到在早餐时候请管弦乐队的剧组可没有亏待他,挨着进组时间来的他倒头就睡,空运过来的行李都没有收拾第二天就去试衣服。

  各种各样精致极致的长袍,款式不同的王冠,大小各异的珠宝。

  他还和在他身边挑挑拣拣,涂涂画画的设计师调侃,真搞不清到底是个性格古怪的国王还是个自恋美丽的女王。

  万幸的是他只需要在成百上千份设计稿中留下了的成品中挑出自己喜欢的,即使这样他也是累的够呛。

  当天晚上他没有再看剧本,只是好好睡上一觉。

  次日,他穿上一层又一层的外袍,接受一个又一个惊艳的眼神,李只是习惯性带着害羞的笑走去他的领地。

  然后他看见了那个高大的矮人,他只带上了假发和脸上的假体,穿了一身轻便的黑运动服。

  李并没有与他交谈,只是和彼得对目示意一下就走上了通往王座的阶梯,在王位上调整好坐姿,一切就变得不同。

  那个叫理查德的英国男人有着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他们的确是瑟兰迪尔和索林,精彩的对戏。除了剑拔弩张的几句台词,李没有和他多说一句话,那怕是和彼得一起讨论李也是等他说完才接上两句。

  毋庸置疑,当天的对戏让所有人都期待、又开心。有些质疑彼得只是找了个花瓶来吸引粉丝的人,也放宽了担惊受怕要劳累很久的心。

  不过也就只是这样了,李能感觉出来第一次见面的理查德是对自己有什么兴趣,什么暧昧的兴趣。

  李也遇到过不少是真心喜欢他的人,例如他上一个男友,那个才气十足的摄影师。

  只是这还是和理查德对自己散发出来的情感不一样,就像那种,那种有一个羽毛在你心底挠痒痒,你很不舒服了却又没有一点危险。

  理查德跟以前那些想要跟他交往的人也不太一样,他不会经常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是会恰当在自己一抬眼就进入视线。

  剧组生活除了理查德这个意外的小波动,一切都没有超出预想。

  排戏,拍戏,休息。连应该出现的传闻都出现了,虽然母亲觉得自己运气不佳,但他也是演过知名导演的电影,即使很小众也是一部佳作,还有电视剧给他带来了艾美奖提名。

  又是自己得到这个角色跟哪个或者制片人或者选角导演或者公司高层睡觉得来的,习惯这种传闻的李连嘴上的笑容都没有变,毕竟这也是变相称赞自己相貌。

  可理查德却很生气,可能是他正直的性格和艰难的演绎事业,他总是在人们开这些算不上恶意的玩笑时候,严厉反驳批评。戏外和善的他可不容易发脾气,久而久之人们也不继续八卦了。

  李在一次精灵与矮人的聚会中问过这件事,那也只是他们之间第三还是第四次交谈,理查德是怎么回答他的,他说,我觉得你不是他们口中那样的人,你不会做这些事。

  李愣了一下就开始笑,一边喝着手里面的啤酒一边的捧着脸笑,差一点呛到。

  李压下身子靠近他侧脸,理查德有着马丁尼的味道,又有一些红茶的味道。他说,我的确没有这样做。

  理查德整个人的鲜活起来,可表情还是那样淡淡的。李觉得那一刻他的眼睛想以前自己曾经迷恋过的一款酒,度数极高又透彻的深蓝好看的让人忍不住去细尝。

  李放下了手里面的啤酒瓶,伸手轻轻摸了理查德的嘴唇。粉红色的,有些凉,唇边还有很多硬硬的胡渣。

  后来,李把头埋在两只胳膊里睡着,理查德在旁边坐了一个多小时只等他醒过来。李睁开迷茫的眼睛就只看见耀眼的蓝,还有对面打来刺眼亮光下一个有安全感的轮廓。

  莫名其妙的,李觉得有些喜欢他。

  星期五突然放假,太嗨就没有发出来。

  本来是觉得自己老是写甜软佩,就想写成熟李和成熟理查德的故事,结果一不小心就奇怪了。

评论(14)
热度(37)
  1. 大舅的皮衣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转载了此文字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