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三十题】27.穷极一生

  咔嚓咔嚓的时针走动声打破了昏暗屋内的平静,床边地下散乱放着两只不整齐的拖鞋,未拉紧的窗帘透出一丝金光,正好将房间一分为二。

  薄薄眼睑下的眼球左右转动两下,理查德睁开带着初醒时水雾的眼睛。迷茫眨眨眼睛才开始转动脑子,手指揉轻微疼痛的太阳穴,看清楚周围的样子明白过来自己现在身处何处。

  昨天深夜下了从回到纽约的飞机,坐上提前叫好的出租车去了李的家,就算累的睁不开眼他也硬是在离家一条街的小道上下车,现在网络太过于发达,人人都可能是个爆料者。

  再混乱他记得也回家的路,进入大门,走二十五步到了电梯门前,厚重的双重铁门会停顿三秒才打开。按了属于自己家楼层的按钮,几个深呼吸就能到达目的地。

  看着电梯右侧上不断跳动的数字,靠在冰凉墙壁上的他就打了个小盹,可能有个十几分钟,当时太难受所以他没有注意。踉跄的走出冰冷压抑的电梯,楼道里暖黄色的小灯给了他熟悉的感觉。

  依他的步子要走十一步,经过四盏钉在他肩高的复古小灯,一扇一模一样却不同编号的门。这门只比他略高一点,有时候李穿了高底些的鞋还要低头才能进去。

  他第一天搬进这件公寓时,李在半夜拉着他偷偷在门上齐胸高的位置,想用小刀在一个不明显的地方弄个拇指大小的爱心。也有三十岁的他开心的像一个高中生,理查德握住他的手一点一点用力刻了出来。

  理查德用指腹摸过它,放下行李包仔细认手中的一串钥匙,其实他也不用低头,李喜欢在属于他的东西上作一个标记,一小片平整的铜制钥匙面靠边缘的地方有个小小的LP。要不然理查德同是个演员而且正在进行演艺事业,李早就会在他身上纹上LGP。

  铃铃的钥匙撞在一起,打破除了理查德呼吸以外的楼道。除转动门把的一下螺旋零件重合活动外,屋内没有其他响动。

  “ 啪!”理查德左手在墙上摸索按下客厅主灯的开关,不大的客厅一如他走时的样子。沙发上有一张堆起来皱巴巴的薄毯,一个靠枕扔到桌子的小花瓶边,扩口矮瓶里的白色雏菊虽然谢了几朵花,但能看出来里面是今天刚换过的清水。

  理查德脱了外套挂在买来比李高两个头的红木雕花衣架挂钩上,行李包就随手丢放鞋柜下,地下都是三三两两不一样的鞋。拉开拉链拿出一身平时睡觉穿的体恤短裤,常年剧组生活使得他们两个都比较浅眠。公寓里的确有个塞满的衣帽间,但平常穿的衣物主要还是在卧室靠墙的大衣柜里,他也不想进发出声音再翻找。

  脱下沾上些灰尘的皮鞋换了一双软底的拖鞋,蹑手蹑脚跑进紧挨卧室的浴室,手捧着凉水洗了脸,回家的放松感越让他乏困。沾水的湿毛巾擦了手脸、臂膀和脖颈。打了个带声喷嚏,贴了瓷砖的小空间里弹了几波回声。

  理查德踮着脚关了灯,走过沙发叠了又放在上面的毯子。

  怕发出声音吵醒李,他用力向内抵着转动门把,他做贼一般钻进门缝。没打算开灯,蹑手蹑脚的向床边走。

  理查德知道屋里的摆设和家具,每一个都是他和李亲手安排。黑到根本看不见的时候,更应该担心的是李有没有在地下放些什么。

  理查德记得有一次也是屋里面现在的景象,他没走两步就一只脚直接踩在一包完整没开封的薯片袋上,嘭的一声爆炸响让他跳出两米远,当惯特工的他反射性摸向后腰。他维持没多久屈膝弯腰的警戒状态李就揉着眼睛打开床头柜上的灯。然后理查德就看到满地的碎薯片渣和一个破碎开的塑料袋。他黑着脸在李捂着脸笑中,打扫干净。

  所以现在他脚步落下前都要虚探,回到家反而更费精力。还好李没有在床上吃东西的习惯,要不然理查德迟早要被吓的心脏衰竭。

  没几步理查德走到床边,背朝李坐到有弹性的床垫上,踢下拖鞋,拍拍即困又清醒的脑袋。

  理查德小心转过身看睡在床正中间的李,他还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他枕着胳膊面朝门的方向,他知道理查德今天回来。理查德摸摸没睁开的眼睛上粗粗的眉毛,他还能看见枕头上掉了几根栗色的短发,拾起头发扔进旁边烟灰缸里,里面比有些落尘的灯罩还要干净,理查德明天仔细要看看家里面垃圾桶里有没有烟蒂。

  他掀开已经有些掉地下的被子躺了进去,掖了掖起来的被角,还带着凉气的身体没有接触李。

  理查德枕着一只手面向天花板,头下枕着他喜欢的枕头,身上盖的是他喜欢的被子,旁边的李还有着他喜欢的洗发液味道。本来困倦的他开始慢慢清醒过来,这些都不是原本他想要的,甚至五年前的今天他都不是那么想。

  当时的他住在伦敦东南区的一栋有后花园,屋顶有常青藤的房子里,买着养老保险,坚持锻炼身体,还单身不整理房间,失眠的晚上读理查三世的书籍。时不时去看看他的军团网络首页,回忆下角色时的卑微工作。正式开始当一位叫卢卡斯·诺斯的特工,还为一辆宝马开心不已。

  现在他有了个想要穷极一生陪伴他的恋人,虽然是个男性。参与了一部全球知名的大制作,一个二十年内不会翻拍的经典角色。来自好莱坞源源不断的片约,各种各样的头版头条。他更加强大的军团,在伦敦参演了梦想的舞台剧。有了能塞满一个大型车库宝马的钱,和知名后的更多好处和坏处。

  纽约、洛杉矶、好莱坞真是不同于一个伦敦。

 为了霍比特人首映礼来这里的他,第一次有名有姓走在长长的红毯上,知名记者大叫着他的名字,根本停不下来相机的快门几乎闪到他眼痛。狂热粉丝,维护治安的保镖,接送入场的豪车,铺天盖地他的照片海报。

  这简直疯狂!理查德好几天都不敢睡觉,那么多年的沉浮,在事业边缘挣扎不敢拒绝任何一个机会的他。害怕他一觉醒来这只是一个美梦,而他还要煮完早饭去剧组读剧本。

  最不可思议的是他遇见李,李每一点都和他很合拍,而且正好他不反感和同性交往。他一直不敢去想如果自己错过了这次机会会怎么样,属于美国纽约的李很难遇到属于英国莱斯特的他。

  所以他干脆什么都不去想,只享受生活,和李在一起的生活。

  理查德挽过旁边熟睡的李,亲吻他的眉间。错过了三十几年的他们不能再出现什么问题,继续在一起最重要。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刚睡醒的李带着浓浓鼻音,戳了理查德的胸口。

  “一下飞机就回来了。”理查德不去想别的事情,撩起头发遮住眼睛的刘海。

  “还睡吗?”抬头看了闹钟上显示的时间,李拱进他的怀抱问。

  “嗯。”理查德又闭上眼睛,两个人今天都没有工作,刚好可以体验一次难得的睡到中午。

  

  本来打算说个什么提醒来着,不过我想不起来了。

评论(2)
热度(63)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