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三十题】29.猫鼠游戏

  有时候李就一只手架在胸前一只手摸下巴,不明白想着理查德到底哪就地方不对。

  也不是说理查德哪里不好,就是李第一次见到他以后心里一块地方像猫挠一样,痒痒的难受。

  本来想着两个人没多少出现同一个摄像头里的机会,李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略过去了。可奥兰多是个爱凑热闹的,无论谁聚会都会叫上他,和小他两岁的老爸当上了好哥们后,每次勾肩搭背的就把拍完回家当宅男的李转个弯勾到酒吧。

  一来二往的,李发现说是酒吧,其实就是一个夜间开的会所。想着大家既然都在,就也会去待上一会儿,左右不是在什么充斥着违法物品的地方。

  李一个人坐在靠落地窗的沙发上,面前摆着一瓶喝了一半的红酒,看着前面球桌边几个朋友拿着长杆起哄的玩着斯诺克。

  高脚杯在手中晃在,红色的液体像朵花一样张扬,李不会品酒,这样做也就为个好玩。眼睛余光看到一个人坐到他的旁边,李放下杯子发现是理查德。

  他穿着十分休闲但还是透出正经,扎到腰里的衬衣,下面穿了深蓝色的牛仔裤。李调整一下坐姿看见了理查德还穿了一双皮鞋,直觉告诉他那不算便宜。

  李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感到旁边人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为好。

  “介意?”理查德伸手虚拿酒瓶口,带着英国口音问。有些人天生就能容易得到别人好感,理查德很明白自己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他就注意到剧组里人人喜欢的李。

  “请。”李抬手表示自己不介意,原本架在一起的腿也放下,挺直软在靠背上的腰。

  “酒不错,你品位很好。”理查德握住杯脚小幅度摇晃,酒杯又放到鼻下轻嗅,举动说不上来的好看。小抿一口后,对李表示了赞扬。

  “谢谢。”李也不知道怎么这算夸奖还是敷衍了,点这瓶酒这酒只是看酒单上度数比较高又能喝很多,只好干巴巴说了一句。

  其实李每天过来喝上两杯酒纯粹当安眠了,他酒量一点也不能算小。男人的友谊靠喝酒一点都不假,第一次来加上奥兰多他一共喝趴下六个,后来大家出去玩也会叫他。喝度数低的红酒只是不想让同事认为他酗酒,睡前一点点助眠。

  偶尔几声高出的话语更突现了里面的清静,两个人端着酒杯分别坐在沙发两边。

  “没见过你来这?”看着理查德就是不去找朋友说话,深感尴尬的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以前没时间,你经常来?”简单几个字又把问题还给了李,理查德也不清楚往常怕宿醉的他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只不过听到爱丹不依不饶的提到精灵国王经常出去,而矮人国王就天天当宅男。

  “对,环境很好,一个人在房间又有点无聊。”李抬头数高高天花板上的小天使,那些光屁股的胖孩子还是比理查德可爱不少。

  本来就没多少交流的两人又陷入尴尬的沉默。

  “你去过哪里吗?”理查德回头指着落地窗正中间外面连绵的山,不算太高但可是在魔戒里面出现过很多次。

  “有去过那里。”李眯着眼睛手掌在空中上下比划,大概放到雪顶下土色和绿色的交界处。

  “我是直接到的那边,那里很适合滑雪。”理查德指着两座山之间相对平滑的地方,斜坡下滑能带来的特殊刺激感减轻压力。

  “我是去徒步,站在崖上面可以看见地下非常漂亮的湖。”李向理查德身边靠近一点,指着那个不甚明显的小伙伴突出。

  “下次我可以去看看。”听着李不断开心提起那些旅途中的小景色,理查德简单自己有必要去走一走,毕竟中土那么美。

  “或许我也会去滑雪,不过我不是很擅长从高处向下。”李有点不好意思的耸肩,他总是控制不住脚底下长长的滑板。

  “下次我带你去好了。”理查德脸上带着笑容摇摇头,难怪都喜欢李,他真的是很好的人。

  “那就麻烦了。”李只是在脑海里想了想就愉悦的答应他,主动举起杯子和理查德手中的杯子叮的一声撞杯。

  “下次徒步也要叫上我。”理查德欣然接受了这次划算的小交易,看着李杯子里只剩下薄薄一些在杯底,拿起为数不多的酒瓶匀成两份。

  “还喝吗?”满心高兴又交到一个朋友的李直接喝完了一杯,抚着胸口吐了心中一口气,问理查德要不要继续喝一点。

  “不用了,要不然我马上没办法回家,实际上我很久没喝过那么多酒了。”理查德把手中还剩下小半杯的杯子举起来摇晃两下,歉意的挥挥手表示自己喝不了了。

  “好吧,不过下次喝酒我会把你灌醉,然后扔到路边。”李手掌来回搓着有些热的脸,万分感谢新西兰没有多少查酒驾的。

  “说不定是你喝醉呢!”理查德轻轻捶李的胸口一拳,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晕了,现在看李都漂亮的过分。

  “到时候比比啊。”李还回去一拳,以前自己为什么不去找他聊天。

  “唉?理查德?!”李看着抓住自己手腕的男人,发现他有点不对劲。在他眼前挥挥手,感觉对方到是不是喝醉了。

  “不好意思……”理查德动作僵硬的一点点放开自己 的手指,不明白刚才那一瞬间是怎么回事。

  “没事……”李也不是小孩子,虽然才熟悉不久,但还是能感觉出来理查德是不是带着其他想法的。虽然不是故意,但还是让李有些不舒服。

  “……”理查德不知道继续说什么,就看着李紧紧张张打完招呼拿着衣服就跑回去了,一个人在那里沉默的坐了半个小时。

  这感觉就像一只猫摸了老鼠的尾巴却又不吃它,被当成玩具一样戏耍了。



  很久以后,李半睡半醒摸着理查德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反应过来当初心里的不舒服感哪里来的了。完全就是有一次陪着莎莉做男友调查时候给出的选项,除了酒量好这一点以外。

  


评论(1)
热度(35)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