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小故事】2.雨

  李躺在床上听着窗户外淅淅沥沥的滴水声,刚刚下了一场大雨,闷热的纽约被扔到水里洗干净重新拿出来。

  凉津津的空气都带着不一样的舒服感,呼吸都有清爽味道。

  风里夹杂不少小雨滴吹进打开的玻璃窗,一点一点的打到皮肤上格外醒神。

  枕头旁边温热的毛绒绒物体是新给卡尔添的小妹妹,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也不是一个品种,但无所谓了。

  贝蒂小小的毛很厚,李喜欢抱着她一起睡觉,经常是晚上睡着时她下巴还压着手,第二天起来后她就睡在客厅的狗窝里。李纠结过是理查德拎着脖子给她提出去,还是卡尔溜进来给她叼回去。

  理查德正在进行一次远航,他要去四条街之外的面包店买两人都爱吃的肉桂面包卷,还要给兄妹俩买点鸡肉干,上一次买的一大袋被李偷偷摸摸拿着吃了。

  微凉的风里吃热腾腾的甜点是一种享受,理查德会拜托甜呼呼的老板娘给他留下半成品,要不然在路上面包就会变凉变得不那么好吃,最后全部喂了厨房的垃圾桶。

  贝蒂在一旁嗓子里不断发出小声呼噜,一半身子压住了理查德出门前正在看的的一本画册,封面上的一袭白衣的女神带着圣洁的美丽微笑看着世人。他靠着两个枕头盘腿坐在有些皱的床单上,新长出来一点指甲的戳了她湿漉漉的黑色鼻尖,贝蒂晃了脑袋含住李的手指。李把她抱到自己怀里面,手轻轻摸。

  卧室的窗户视角非常好,避开了周围的几栋楼,带着凉意的蓝天快要跑出方正的玻璃框,风里能闻到人行道边高树绿叶的甘甜气味。

  他想起来新西兰的样子,无边无际的草地,高耸入云的雪山。与理查德一起去滑雪时,呼吸都是冰雪刺鼻的凉气带着依稀草木的清香。

  李光着脚走到窗户,居高临下的看着外面只有明亮的街道,植物都是充满生机带着夏天的凉爽。

  李远远看到了理查德,路上零零碎碎没有多少行人,树叶上滴落下的水珠是李耳朵里唯一的声音。他穿着普通的衣服,好几天没有剃胡子,两只手都抱着纸袋,没有打伞,头发上有些水滴在黯淡的太阳下反光,只有李能看见。

  李拉上了分开世界的一扇窗户,直勾勾看向薄薄隔膜外面不断改变他人命运的纽约,这时候理查德好像感觉到什么一样抬起头,给了李一个大大的笑容,脚步也加快了几分。

  李伸手拉上窗帘时想着甜甜面包卷的味道,把贝蒂抱到客厅的狗窝里,卡尔现在不太黏人了,安静窝在那里打盹,被抱过来的贝蒂嗅嗅气味就趴到他身上。

  李去浴室拿干毛巾,出来就与进门的理查德打了个面对面。

  “怎么没打伞?”李接过理查德手里面的袋子,把毛巾抵给他,靠近了才感到理查德整个人都是都是透着湿气和凉气。

  “本来以为不下了。”理查德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就连胡子上都带着不少的雨滴。

  “去冲个热水澡。”李轻轻向浴室方向推理查德,外套里的体恤都透着湿气。

  理查德捧着李亲了一口就跑向浴室,李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有个富有浪漫气息的恋人总是让他措手不及。

  李慢悠悠把东西一个一个从袋子里拿出来,又一个一个慢悠悠赛进冰箱和储物柜。面包卷放到了准备好的烤箱里,轻车熟路的设定热度和时间,李在一旁透过玻璃看着面包胚逐渐膨胀起来。

  “李!吃东西前能先给我递几件衣服吗?”被李故意遗忘在浴室里的理查德大喊到,浴袍和浴巾现在还在烘干机里没有拿出来,客厅的窗户全部都是打开没有拉窗帘的。

  “好。”被肉桂衬托更明显的甜味让李的心被砂糖包裹起来一般,轻哼着一首轻快的曲调走到卧室,拿了套头衫和短裤,就是不小心忘记了拿内裤。

  “你就那么对你男朋友吗?”理查德捏住李的两颊,没好气的问他。

  “嗯……不行吗?”李被捏疼了甩开理查德的手,歪着头看理查德两腿之间。

  “你现在怎么没有以前可爱了?”理查德坐下来遮住李的视线,腿间就只感觉到凉飕飕的风来回吹。。

  “我还觉得你没有以前对我好呐。”李对理查德肩膀狠捶了一拳,有点生气的瞪着他。

  “好疼好疼好疼……”理查德手按着肩就趴着了桌子上,另一只手拽住了李的衣边,偷偷睁开一只眼睛看李的反应。

  “起来。”李抿着嘴偷偷笑,揉着理查德的头发让他不要装了。

  理查德抬头看着李,两个人就那么面对面笑着。

  “叮。”听见烤箱的声音理查德站起来去切面包卷,李去柜子里拿两个人的餐具。

  素白的方碟并不适合呈甜点,刀叉也是用来吃主菜的,李用塑料杯倒了两杯粉红的樱桃酒,不伦不类的却像是在一起约会。

  “这让我想起来新西兰的时候你第一次在我家里吃饭,这比那时候还要好不少。”理查德手肘压在桌面上放松的喝了一大口酒,非常不情愿的说。

  “我也这么认为,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烤箱爆炸,然后停电,停水,然后汽车抛锚,然后下暴雨,再然后手机没信号。”李现在想起来还后怕,他当时拉着理查德不愿意松手,生怕是真实的死神来了。

  “不过那天晚上我们过的还不错,至少我感觉我俩都不错。”理查德咬住叉子笑的像是只偷腥的猫,眼睛带着暗示看李,十分色/情的舔了下唇。

  “我不做评价。”李看了眼理查德就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吃东西,理查德注意到他有好几次都无意识用叉子尖敲击盘子底。

  “嗯。”理查德把腿旁边的小黑狗抱起来,贝蒂闻到熟悉的甜味就跑到厨房找两人,卡尔也跟过来窝在桌子下。

  “不行不行你不能吃……”理查德按住往盘子上嗅的她,结果贝蒂就伸出舌头不断舔理查德的没有毛的脖子。。

  “你女儿真活泼。”李在桌子旁边捧着盘子笑着,落井下石的笑着理查德。

  “谢谢夸奖,不行不行……”

  “你说以后我女儿叫什么呐?”

  “别舔别舔……”

  “樱桃,苹果,柠檬,草莓,茉莉,玫瑰,百合,还是什么?”

  “乖乖乖,我去给你拿零食。”

  “我也要吃零食。”

  “你又不是我儿子,别动别动别动……”



  下雨下到我崩溃。


评论(7)
热度(69)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