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小段子】3.春

    春天的风来的都格外早,某一天正在给恋人系上长长的围巾时就突然闻到了飞起发丝间的柳树叶。

  李在纽约最冷的那几天一直和卡尔窝在可以把不是壁画的壁炉烧的旺旺的农场,又不甘心一人在家孤独过冬的理查德扣留了几天。紧紧慢慢住过冬季最后的半个月,有意错过纽约在最寒冷冬天里的冷漠热闹。

  他们走在街上,路边花坛里还是那样一年如常的绿,只是还没有彩色的小花。

  在他褐色风衣上还留着片初长略带弯曲的黄绿小树叶,风衣下只有一件洗皱的旧亚麻色套头衫。不紧不慢,冷风吹红了露出围巾的脸,理查德递给李一张带着香味的纸巾,他不停的抽鼻子让人烦躁。

  每次出门前的理查德都想把卡尔的绳子拴到李身上,不知道是不是突然到达了另一个温度的原因,他总是陷入自己奇奇怪怪的世界里,反射性的跟着一旁的自己,并可能是他那时候在整条街上唯一认识的人,纽约还是一个有些太大的城市。

  理查德开始光顾一家秋天后的甜品店,十字路口旁有着两面带着简单稚气涂鸦的大玻璃墙。他会买店里自酿的小瓶果酒加味道相配的饼干,李在玻璃窗里选一块刚烤好的水果派或者蛋糕。拎着蜜柚色的甜美纸袋拐弯走到到一条街拐角处的茶店,买一盒易保管红茶当做当天下午茶。酒给李,茶给自己,李讨厌少黄油的松散饼干口感,理查德讨厌蛋糕里像烘培师手痉挛一样倒进去的甜味。但李会拿饼干沾理查德茶杯里的红茶,理查德会向杯子里倒半杯果酒舔蘸了奶油的手指。

  李不记得哪里来的一个习惯,喜欢买上好的咖啡豆在家磨咖啡。他说回到家里还要喝廉价的速溶咖啡实在太凄惨了,所以理查德每天总能看见李坐在咖啡壶旁捧着第一杯磨好煮好的咖啡等着其余的深褐色液体沸腾。

  理查德享受每天早饭都有一杯现磨咖啡(虽然是昨天磨好后放进冰箱里的),但他不喜欢每天午睡都是在几乎能看见颜色的苦涩味里醒来。实话实说的理查德一个月的早上都要跑去两条街外的星巴克,然后跑回来吃凉掉的鸡蛋香肠。再三保证自己并不是嫌弃他的手艺,李才开着厨房和客厅里所有窗户继续。当然,冬天太冷夏天太热,李可能就继续让理查德买星巴克。

  春天的风正好也不好,李喜欢早春再稍过几天的风,那时候足够吹走煮咖啡出现的热气,又没有带走太多咖啡的香气,更不会带进来小小粒草籽。

  我爱你如同爱温暖的冬天,凉爽的夏天。

  李有时候靠着椅背上想,冰冷的春天才最值得爱,不冷不热,也不会像秋天一样颜色太过鲜艳。不够浓烈又不过清淡,只是彻彻底底的绿。

  理查德刚刚开始只是偶尔用一些应该是矮人语里的话语去称呼他,李猜应该是什么亲密关系之间的情话,反正也听不懂就任着他嘟囔。一次理查德手指被李紧紧攥在手心里,笑着问我这样称呼你,你又如何称呼我呐。李正急切地勾住他的肩索要一个吻,迷惑的用精灵语说了一句我的爱人就凑到理查德脸边含住他的嘴唇,李不知道理查德有没有明白,但他确确实实感觉理查德心情很不错。

  后来两个人一起光溜溜躺在床上,李转过身和理查德面对面,鼻子抵着他的高鼻子,没力气的一个字一个字问他,当时那些话是什么意思。然后李眼中唯一清晰的地方就是理查德不断张合的嘴唇,他伸出舌头舔了两下那里,紧紧搂住理查德的脖子,在他耳边又说了句我的爱人,理查德也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不过他太累了没听见。

  第二天李起床后看见理查德正在热从冰箱拿出来的咖啡,他就坐到餐桌边咬烫烫的吐司,理查德端着杯子笑着说了句我的春天,李打了个冷颤,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了他一整天。

  两人总是肩并肩在一起散步,没有握手没有拥抱。一条路从头走到尾,再从尾走到头,就一步一步跟着路边被地砖阻开的一棵棵树。

  每到快接近夏天的时候,房间里会整体都亮起来。深色的桌布换成边缘带碎花的白色,皮革沙发拿掉布套,夏季衣服从衣柜深处掏出来,冬季衣服塞进压缩袋里。

  李和理查德在客厅一罐接着一罐的喝常温啤酒,咬同一片披萨。窗户统统关上,打开空调按到最低,第二天的两个青壮年躺在床上没一个能起来。

  到了换更凉爽床上用品的时候,理查德会坐到狗窝旁边苦口婆心的与卡尔商量,不要跳到床上,如果听话就可以加餐。

  但是,他回家总是能看见卡尔一脸不情愿被李挽在身边,而李躺在干净的床单上。

  春天还有很多很多的不好,理查德对少有的一些飘絮过敏,到了晚上李会给主动脱光躺在床上的理查德摸药膏,而且严令禁止耍流氓。

  对两人来说春困真的是麻烦,不知道说年纪到了还是舒心二人生活过太久,闹钟一定叫不醒任何一个人,下午茶一直在沙发和地毯上进行,吃饱喝足了就会打盹,一个又一个下午就在慵懒阳光下慢慢过去了。

  夜里要关上客厅里的窗户,高层的风专门吹掉桌上的水果盘,和没放好的碗杯。温度再低的夜晚也不能把剩下的咖啡放在餐台上,第二天味道会带上些生叶子般的涩味,可能是春风给懒散人们的惩罚。

  李对不知不觉来临季节反而没有对温度那样敏感,只是在街上看见了大橱窗里的巨幅海报上面换成了更性感的衣物与另一个陌生模特,才能反应过来已经快到了可以穿短裤上街了的时候。

  一只脆弱蝴蝶扇动翅膀能造成一场龙卷风,一场微风是什么造成?



  放假两个月发现自己不会码字了(๑´ㅂ`๑)

  慢慢来!

  夏可能要等几天,等不及的可以在看一遍日常三十题的二十一。

  还是爱你们哦~


评论(3)
热度(29)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