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小段子】4.夏

    夏天惹人烦躁,停不下来的蝉鸣和一波一波的热浪,新砌一堵白墙上反射的阳光让人睁不开眼,透明窗户晒的几乎融化。

  夏天的乡下自然比夏天的城市来的舒心,绿荫下小路迎面吹来的都是带着滚烫热气的花香。

  卧室的窗户面朝东方,窗帘每天紧紧拉着空调开到最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冷风吹的太多,骨头缝间像倒上了一瓶醋样酸涩难受。

  李每天和卡尔在最凉爽的早晨进行晨跑,门外带着湿气的冷风让穿着短袖的他打了个冷颤,有时候也会跟着卡尔从小灌木丛中穿过,带着一身露珠回家。沿着一条不会不小心跑出农场的小路慢跑,想着自己为什么不买一个靠近湖泊或者是矮山的地方。

  脚下湿软的泥土踩起来像是走在一片黑色的棉花上,看着一旁的不知道可不可以吃的植物,李想着中午要不要吃些素食。

  空气十分清新,地上的几簇花只有手指大小,李蹲下来揪了一朵放在鼻子下嗅,略微奇怪的香味。看到旁边卡尔也在地下到处闻来闻去,李放心的扔开这朵应该没毒的小可爱。

  温度渐渐上升,远边天空已经有轻橘色霞光,李唤了卡尔就往回跑,从经过的苹果树上偷扭下来了几个网球大小的绿苹果,虽然前几天有人对他说这个还太酸,但可以拿回去给大懒虫理查吃。

  一人一狗在太阳快要出来的最后几步路外大步跑起来,像是玩“被阳光照到就会死掉”一样。

  到了门口开锁的时候,李身上已经出了薄薄一层汗。笑着解开卡尔的项圈上的狗链,手指竖在嘴上吁声,示意它小声不要吵醒床上的人。

  李蹑手蹑脚走到厨房洗苹果,甩掉上面多余的水珠,李靠在水槽上仔细闻着苹果的味道。真的有点酸,但还是很好闻。挨个闻了一遍后就顺手给热水壶接满水放好,踮脚找昨天整理好放进橱柜里的水果刀。

  李喜欢先用刀尖挽去上下果蒂和果柄,再小心翼翼削掉上面薄薄一层苹果皮。嘬了沾到汁水的手指,李皱眉咂嘴然后呸呸的想吐掉嘴里的酸味。

  李慢悠悠拿刀面划过苹果肉,他还没办法完整削出一个长条,只有一片片带着果皮的苹果肉。拿出一个干净白瓷碟,码放好其他几个散发着酸味的黄圆块。

  中指和拇指按住削好后带着不圆的苹果,食指微弯,竖着直直切下。李按着一定大小切成一定大小块状,小心拾出带着果籽的方块扔到垃圾桶里。

  李打算今天的早餐就是把这些苹果配热牛奶冲燕麦,面包夹黄油,还要煎两个蛋一根香肠三片培根。

  想着这些李心里就觉得自己是个多么勤奋的人,屋子里另一个人还没有起床,所以他今天就只能吃烤番茄。

  冰箱里拿出来的牛奶放在一旁接触室温,番茄底部划了十字就放进微波炉烤,等纸盒上的水珠在桌上流下一片时,倒入有刻量度的圆煮锅。600毫升刚好够一塑料碗加半玻璃杯,当然那半杯是给理查德的。只有英国人会在早餐吃烤番茄、煮土豆配红茶,这半杯还是因为李经常会多煮,卡尔又不喜欢在早上喝热牛奶。

  李慢慢等着锅加热,厨房窗户能看见外面在阳光下色调一半一半的不一样。一棵树一半像闪闪发光的绿色银河,另一边像银河下暗沉的多却也美的暗绿夜幕。光滑的叶面一直在风中摇晃,阳光也闪啊闪的摇晃,一眼看去只觉得像长出来一颗宝石树。

  李揉揉有点刺痛的眼睛,关上呼噜噜冒热气的水壶,牛奶还有过一会才能热好,他使劲向后弯腰看见客厅钟表上的时间,和半夜开车过来的理查德把他从床上摇醒时说出来的起床时间差不多了。

  李起了点想逗逗理查德的坏心思,吃了块放在碗里的苹果往卧室进行难得一次的“把没睡醒的理查德从床上叫起来”事件。

  开门一瞬间袭来的干燥冷气让李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明显比自己起床后调高的温度低了很多,想了一下李舔舔嘴唇走到一边找出来被两件衣服盖住的加湿器。环视了一圈,找到了昨天理查德困的不行就顺手放在床边地板上的半杯水,倒入加湿器。

  李拿着有一圈白色小猫的杯子出来给吹了一夜空调的理查德找点温水,拿着水壶把柄向杯子里倒水时,李心里叹了口气想着“这个男人没有我该怎么办,什么都不行啊~”。

  李咬着嘴偷偷笑小心倒滚烫的水,接了一半凉水,抿了一小口觉得理查德可能觉得烫又多接了一些。转身回卧室的时候偷偷藏了两块苹果在手心。

  理查德紧紧把自己裹在杯子里,像条大白虫,李被脑海里近两米长的蠕动肥虫给恶心出来一个冷颤。

  “嘿嘿嘿!”李抬脚踩了踩理查德的软乎的肚子,理查德身子扭啊扭的转过去留给李一个背影。

  “起来起来!”李又踢了踢理查德翘翘的屁股,理查德艰难的滚了两圈到床的另一边。

  李举着两只手坐在床中间枕头上,沉默了一会发现理查德现在是真的爱床比爱他深,泄愤一样咕咚咕咚喝了半杯水。

  “咳咳!Do you want……”

  “别唱。我起来。”理查德挣扎两下感觉被子角在自己身下,又像条虫一样撅着屁股从被子里钻出来。盘着腿坐在床上打哈欠,挠挠头问李“夏天就别唱这了,冬天你随便唱。”

  “我就要唱!Do you ……”李相当嫌弃的看着他,胡渣满脸的“英国性感男人”。

  “你给我现场变个雪人出来我就让你唱。嘶~”

  “活该。”

  理查德打李伸过来的手,结果李另一只手里的温水就泼到理查德身上,两腿之间。

  “你没拿开水真是万幸。”

  “今天你洗床单,尝尝这个。”没了温水李就摊开手掌,让理查德尝尝好东西。

  “你手干净吗?”理查德干脆的推开他的手,李又伸回来。

  “你这个没刷牙没洗脸的人好意思说我吗!”李手心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果汁,苹果都有些带热气。

  “不吃!”

  “吃!”

  “不吃!”

  “吃!”

  “你从来只给我不好吃的东西,不吃!”

  “吃!”

  “我还没刷牙没洗脸!”

  “你真烦人。”李碰着理查德的小腿坐在床上,看了看一片湿透的床顺手把杯子扔了上去。

  “啧……”被子上的水已经冰凉,理查德站在床上伸了懒腰,踢下去皱成一团的薄被。

  “哼~痒啊~”理查德半跪在李身边,用带着胡渣的下巴磨他的肩。

  李摸着理查德环住自己腰的理查德的手臂,毛绒绒的。

  “好吃吗?”理查德看着李默默舔舔自己的手心,皱着眉毛鼓着两颊咀嚼那点水果块。

  “酸……”

  “下次还给我吃吗?嗯?”理查德手用力捏着李的脸颊,手上能感觉李又肉了点。

  “嗯哼哼……”嘴巴嘟成小鸡一样的李只能一嗯一唔的反应。

  “敢不敢了?”理查德手带着李的脑袋左右左右的摇来摇去,看着李一脸“你烦人你讨厌”的眼神看着他。

  “这什么味道?”理查德捏着李脸上最近多出来很多很多的肉正开心,就闻到屋子里除了空调的味道还多了些什么东西烧糊的味道。

  “牛奶!”李拍下理查德的手就往外面冲,“你今天没早餐了!”

  理查德走下床拉开窗帘,灿烂的阳光就像晚上在一起的几十盏聚光灯一样,眼睛都要流眼泪。

  手掌遮在眼睛上看着夏天里格外有生机的农场,光是依靠视线就知道外面的温度有屋里面两倍。

  希望不会下雨,今天他还要洗床单。



  没流量了,原来好几天才五百字,现在两节课打两千字。

  心好累。

  什么都干不了。


评论(7)
热度(22)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