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小故事】6.冬

  冬天是个适合赖床的季节,忙里偷闲的两人从相离的两地乘飞机到了四季如冬的这里,在山脚下找到已经租好的一间小木屋,差了几个小时时差的世界让两人打开行李箱拿出生活必需品,铺了屋里的毯子就按时睡了过去。

  房顶上的三角形玻璃天窗积压了白白的雪,昨夜飘了一夜的大雪,闭上眼睛不仔细都能听到屋外树枝被压的簇簇摇晃。

  理查德和李裹着一张大大的厚羊毛毯睡在有地热的木地板上,昨天晚上留下的手提灯已经停下了细微的嗡嗡声,屋里特有的木头味在鼻子里已经闻不出来了。

  只靠电话与视频联络感情的一段时间过后,醒后的李只觉得想把理查德再塞回飞机上。

  理查德在他身后紧紧环抱住他,他睡的要比自己低上一个头,因为李能感觉到肩胛那里有一块地方被戳着,而且随着理查德的胸膛起伏来回变热。他的头发可能是前不久才修剪过,现在时不时动一下让李的后颈痒痒的。

  理查德的一条大腿压在李的腰上,李忍不住用也被理查德手臂锁住的手摩挲裤子上的布料,让皮肤舒服的棉麻制品。李从德州买回来的一套当夏天较冷时期的衣服穿,现在裤子被理查德当成了睡裤,上衣被他当成了睡衣。

  李第二次体会到了作为一个瘫痪的悲哀,他伸着另一只没被压住的手去够可能是昨天晚上从包里面掉出来的巧克力棒,可是手长的他就看着巧克力棒在他手指三厘米外巍然不动。

  李扭来扭去想让理查德松开自己,可是只得到了衣服下在肩上一个或者不止一个牙印,李仰着下巴放弃的躺好,“该死的红龙,讨厌的富勒!”

  想着自己如果演了异装癖的水牛比尔会怎么样,还没想就打了个冷颤。李自认为自己出戏还是不困难的,饿上一段时间自己就还是那个李佩斯。说是越投入的演员越不容易出戏,没办法回头看到身后那个好几次让自己担心的认真烦人精,李只好握住理查德在自己肚子上的手掌。

  李又偏头看向巧克力棒,吧唧吧唧嘴再扭过来想着自己还没刷牙,如果吃了会犯家规然后停一周的餐后甜点。

  新西兰有大量的机会接触各种各样的运动,剧组里经常有人约着假期出去玩,李后来才跟着出去了几次。这也是自己差不多是除拍戏外能和理查德接触的唯一途径,还有几次是在逛甜品店的时候遇到他在买甜甜圈,仅仅是打了个招呼就分开了。

  从高处向下滑,感觉就像在飞,冰凉的风打在脸上,耳边呼呼的声音。这是他在新西兰滑雪的感受,不像在其他地方会有的干扰,哪怕你不会滑雪也能不害怕高高的滑下去。

  自己唯一一次因为动作没有及时调整而摔下去滚了几十个圈,被人送掉脚上的滑雪板扶起来后,擦干净糊住整张脸的雪,正正好好看见扶住自己的理查德在笑,李发誓他从来发现过理查德牙齿有那么白。

  然后他就巴拉巴拉巴拉巴拉说了点什么,自己就拖着一大块滑雪板跟着他去了上面。然后理查德好心以为自己是个新手就给自己讲解,然后自己就觉得他在发光,再就有些喜欢上他了。

  李在被子外面冰凉的手伸进来摸着理查德粗糙的多的手,李就想到以前在新西兰的时候他经常因为打斗戏受伤,大家的武器虽然都是没有杀伤力的,但有时控制不住还是会受点小伤。李感觉自己当时真的是喜欢他喜欢到人尽皆知了,理查德左手手心划了一道需要缝针的伤口,医生也说休息几天就没有大碍了,自己却主动跑过去给他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现在想想都恨不得咬理查德两口,明明知道自己的意思却不挑明,还说什么想享受一下被人暗恋的感觉。

  李内心暗暗叹了口气,又转头看看巧克力棒,在被子里动了动去的出了一层薄汗。

  理查德醒了。

  在感觉到背后的男人呼吸了缓慢的三次后又平稳下来,李就能发现理查德已经醒了过来。

  理查德睡的早起得晚也会赖床,哪怕睡了十二个小时,十分钟后就工作,他也要蜷缩在床上五分钟。他们俩在一起的时间大部分都在床上,这并不是什么十八禁话语,而是确确实实。

  李也是有点懒的人,理查德也是有点懒的人。李是那种走着走着就会坐下来安安静静的看云,而理查德是干完所有份内的工作就恨不得睡在云上。

  李想着现在是用做早饭的理由还是外面好多雪的理由把理查德从床上拉起来,感觉到理查德的手指卷住自己衣服上的一个吊坠,他就想着自己也是猛地一翻身是先把理查德压断气还是理查德鼻子先捅伤他。

  李在冷天睡觉脚会踩住一点被子,现在自己小腿时不时有点凉风的,就知道理查德是睡的身上都酥了在纠结要不要起床。

  “嗯?”李动了肩膀,理查德有点迷糊的声音从耳朵下响起,他刚刚把被地热烘出脑子的意识找回来,磨磨蹭蹭的向上面移。他睡的太下面了,理查德紧贴在李身上,胸膛感觉到李背后温度低了很多。

  “什么时候出去?”李闭上眼睛垂着头问身后蹭来蹭去的男人,他现在好想出去闻闻化雪的味道。

  “吃完饭吧。”理查德一点都不意外李现在是醒着,李平常起的晚只是因为他睡的也晚,而且李如果睡着身上温度也会很高,而现在他的肚子都和自己掌心一样热。

 李觉得自己醒的可能太早了,因为现在他的上下眼皮好像被人贴了异性磁铁,都快要睁不开了。

  理查德理了理脑袋后就坐了起来穿衣服,看着旁边呼吸有重了的李,看看穿了一半的裤子,打消了自己躺回去的想法。

  地热真的是太暖了,光着脚踩在地下都不会感到凉气。理查德推开满是霜花的小窗,还没有来得及化雪的外面也不是很冷,只是吹进领口的雪片凉飕飕的。

  手抓了窗沿上的一些雪,捏成了小团砸向李。偏了些就滚到了小桌下,理查德看了看时钟,打算先煮点热水泡茶。

  关上窗户,直接从毯子上走过去的理查德又退了回来,弯下腰习惯性想做点找事的动作,冰凉的手伸进被子里李的衣领下。

  结果挣扎的李一抬腿理查德就被掀反在地。

  我真的是没有准确题目就写不出来的人!

  你们有什么想看的题目和情节吗?

  留个言给我看看吧!

  _(:з」∠)_

  明天是国庆,我生日也是国庆,祝我生日快乐!

评论(10)
热度(20)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