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加一与三十九加十】

  前言:

  生子,生子,生子!

  喜欢ABO就当ABO看。

  不喜欢就当双性看。

  要不然就穿越一下当未来看。

  再不然就点×!

第一周

  回家。——RA

  空。——LP

  “你什么时候走?”李紧紧贴着浑身都是汗水的理查德,他们刚刚来了一次久违的火热SEX,这样猛烈的亲密运动反而让他更清醒。

  “我才刚刚回来。”理查德的脸刚被李湿漉漉的舌头舔过一遍,他埋怨的咬住李的鼻尖。他是如此的想念这一切,自己挑的床单,李买的枕头,两人一起组装的小桌子,就连李趴在他身上让他呼吸不顺畅也想念。

  “你这次能待多久。”李过了一会很小声的问他。听着理查德胸膛里传来的咚咚心跳声,闭上眼睛感受自己鲜活,真实的爱人。

  “很快的。”理查德的手从李的肩膀上慢慢向下摸索,与他十指相扣,安慰他也安慰自己。

  “你还想继续吗?”李舔舔理查德的喉结,手向下摸去。

  “想!”

第二周

  距离总是不断美好那些记忆中的人和事,我简直不敢相信、也不记得李有那么讨人厌了。——RA

  我想换地板,换墙纸,换床垫,换衣柜,我还想换房子。——LP

  “你刚才说你想吃什么!”理查德一手拿着平底锅,一手拿着木铲,腰上围着李买来的斑比围裙,大声问坐在桌边老实喝牛奶的李。

  “香草肉桂苹果牛肉。”李重复了这一句话,点点头确定自己的想法,睁着他那双无辜的眼睛抬头看向理查德说,“对!我要吃这个!”

  “现在是早晨,我们应该吃早饭!”理查德就知道自己不应该时刻把李想成一个可人的苹果派,他简直就是麻烦精。鉴于李昨天晚上很令人满意,所以他抑制住自己飙高的声音,“我到现在才知道这些东西还能放在一起吃,换一个简单点的吧。”

  “当然可以放在一起吃,如果你想要我换一个的话,我也可以凑活凑活。”李耸耸肩,撇下嘴角一脸不开心的表示自己无所谓。

  理查德最受不了这副表情,决定中午给他做他喜欢的海鲜浓汤。

  “我想吃包子。”李说完这句话就摆出一张“你不给我做我就绝食,绝好久好久的食”的脸,目不斜视的盯着理查德旁边的旁边的画。

  “现在是早饭时间!”理查德开始思考李是不是想用这种方法来表达他对自己出门那么久的不满,然后他在脑海里给自己一拳,[不!就算他是个好演员,那么烦人是装不出来的!]

  “这就是早饭啊!”李看见理查德脸上那种“what's wrong with you”的表情就开始不开心,他也觉得自己提出的要求有一点点不合理,但是他现在就是不开心了。杯子向旁边一推,“不吃了!”

  理查德放下锅铲,解开了围裙,坐在那张桌子上。过了一会,他选择去安慰李,就像每一次需要作出这个选择一样。

  他抱住站在阳台的李,李像是还在生气的想推开他,然后叹了口气说“I'm sorry.”

  “我原谅你了。”理查德亲亲他的后颈,表扬他是个知错就改的好孩子,“不过现在你只有吐司和培根。”

  “我能在要个鸡蛋吗?”

  “不行,煎鸡蛋很累的。”

  “可是我爱你啊。”

  “我现在打算把所有的鸡蛋都给你。”

  “我要两个就可以了。”

  “好。”

  “饿的我胸疼。”

  “应该是胃疼。”

  “反正就是疼!”

第三周

  母亲给了我一张坚果面包的食谱,我跑了六家店买起了所有材料,李打算和我一起烘烤它。但是李只是舔我的手指要喂坚果,我喂了他很多,所以我们只作出了¼坚果+面包。——RA

  “从来没有感觉过做一只松鼠那么那么的幸福。”——LP

  “脚怎么这么凉。”躺在客厅里太阳最温暖的地方,理查德摸了李搭在他胸口上的脚。今天气温偏高,李穿着长袖长裤还穿了袜子,可是脚像是在冰水里跑过一样。

  “不知道~”李懒洋洋的踢了他,理查德摸的他很痒。

  “你确定你没事吗?我感觉你前几天好像感冒了?”理查德打着哈欠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手支着头看李。

  “没事。”李盘腿坐起来,拽下扔到沙发上的毯子,把自己裹起来。含糊不清的说,“我打算去看医生的时候又发现没事了。”

  “有事一定要告诉我。”理查德很严肃的说,在地下滚了不到一拳滚到李身边,枕在他的腿上。

  “好。”李抚摸理查德的脸庞,他能看见理查德的睫毛被阳光拉出长长的影子,,他的眼睑很薄,看起来像是上了一层粉红色的眼影。

  李低头,他看见理查德衣领处有一些新生的胸毛,看起来很性感。

  “睁开眼睛,睡美人。”李抖抖理查德枕的那支腿,把他从浅眠中粗鲁的唤醒。

  “嗯?”理查德遮住眼睛,勉强给李一个回应。

  “我马上要亲你了!”

  “嗯。”

  李很艰难的弯下他矜贵的腰,因为姿势只能亲到理查德高挺的鼻梁,李泄愤似的在上面留下一个齿痕。

  “你怎么不醒过来!”李推开那个一点都没有职业演员敬业意识的理查德,可能是刚才弯腰太不舒服,李就突然觉得肚子猛地一疼。

  “没事吧?”听到李突然一抽气,理查德赶快坐起来看着李。

  “被你气得胃疼。”李给了他一个白眼,自己揉揉肚子又躺进他的怀里。

  理查德主动伸出手给李揉肚子,小声对他说着甜言蜜语,没一会儿李又开始对他咬耳朵,疼得让理查德觉得自己耳垂已经见血了。

  “你确定这里是胃吗?”理查德在李好几次的指导下终于摸对了正确的位置,可他毕竟也是个拍过医疗剧的人,这个位置连肠子都不可能是。

  “不是吗?”李掀开自己的衣服,用手指戳了戳小腹,摸到已经没有疼感的地方,回答,“反正就是这里。”

  “这地方?”理查德手上加大力气按了一下,疼得李使劲咬了他的侧颈,理查德肯定这一次一定见血了。

  “你是不是傻!”李刚才正闻着理查德头发上洗发水的味道,被他没轻没重的一按,差点咬掉舌头。

  “这里是不是变硬了点。”理查德这次学聪明了,轻轻柔柔地戳了几下。感觉这和前几天摸起来的触感不一样,有点奇怪的问李。

  “变硬了?”李又掀起衣服摸起来,吐了一口气,扭过头很欣慰的说“每天都吃那么多,终于开始长肌肉了。”

  “你确定?刚刚不是还说胃疼吗。”

  “我以为肚子疼就都是胃疼来着,现在看来可能是长肌肉的活动。”

  “你真的不去看看医生吗?”

  “我马上就去打电话预约。”

第四周

  我简直不敢相信,李轻而易举的打消了我要个孩子这个想法,我有时候连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都照顾不好,别说一个三个月的婴儿了。——RA  

  晚上不困,白天不醒,真的要去看医生了。——LP

  李终于被不知道响了多久的闹钟吵醒,伸手到旁边的小桌子上摸嘀嘀嘀不停歇的小东西。在他第一次睁眼的时候隐约记得理查德对他说了什么,但他当时脑袋里都是一片白光,根本没有听清楚。

  现在已经九点五十分,这与他平常最晚的起床时间还要晚很多。

  理查德早早就出门了,李不记得他今天的日程,不过应该是谈工作。

  李感觉不怎么样,他的背脊有种说不上来痛苦,让他感觉像是浮在水面上,没有着力点。

  即使这样李还是想躺在床上蜷在被子里,可是他的胃疼,肚子疼,脑袋也疼。都催促他去找点吃的,补充蛋白质和糖分。

  李感觉越来越差了,这种感觉在他闻到新买的柠檬漱口水到达了顶峰,那种又凉又酸又甜的味道让他开始反胃。

  刷牙,洗脸,他想冲一个澡,可是浴缸里留下来的精油味道又让他想把自己胃全部吐出来。。

  李想吃顿丰富的早餐,给自己煎了鸡蛋培根,烤了几片面包,翻出来一块可以用微波炉烤的牛排,还有两个苹果。

  李吃的干干净净,实际上他还想吃一点,可是他不喜欢盛燕麦的那个碗,碗的形状让他很不舒服,而且勺子太短了,让他的手很不舒服。

  李把盘子垒好,等着理查德回来催着自己去洗。

  李昨天误了与医生的见面,因为下午他不小心睡过头,而理查德一读书就忘了时间。

  这两天一定要去看医生,李全身酸涩,而且一连几天晚上在理查德脱裤子的一瞬间迅速睡过去。

  李扣掉闹钟的电池,扔到一边,躺回没来得及收拾的床上,在床上滚了一圈用被子把自己紧紧的裹起来。想着理查德会不会给自己带点食物,李希望是有点酸酸味道的,像是橘子酱夹心面包卷。


评论(11)
热度(58)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