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加一与三十九加十】二上

第五周

  下个月要去德国,又要开始学德语了,这一次不会在清晨起床学习了,体贴了老年人需要充分睡眠。——RA

  我觉得我可能要死了,只不过伸了个一懒腰,就肚子疼了整整一天,希望明天医生能告诉我这个病可以治,要不然我不好意思提出让理查德陪我殉情这个想法。——LP

  “医生这病能治吗?”李昨晚找出家里面所有旧手机定上闹钟,千叮咛万嘱咐理查德要把他叫醒,终于在迟到六分钟后进入这位据说不和任何记者说话的古德森医生的办公室。

  李在医生第一眼看向他去年的身体状况表时就开始担惊受怕,生怕医生找出来什么已经迟了的病况。

  “我心里已经有底了,我现在像问你几个问题就知道能不能治了。”医生有耐心的听完李上言不接下语,结结巴巴的一些情况,安抚着带着泪花的他。

  “嗯。”李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了,他低头看着在腿上牛仔裤上被理查德熨出来的一处烫伤,内心的焦虑让他忍不住使劲的搓手指。

  “首先,你有男朋友吧。”医生手指夹着圆珠笔转圈,笑着的脸让李想起来理查德。

  “有。”李转而扣裤子上那一小块焦起的东西,“交往多久了?”

  “好几年了。”李歪着头看着鞋子,烦闷的心情让他肚子隐隐作痛,他希望不是胃癌,因为那样子会什么都吃不了。

  “上一次忄生生活?”

  “八九天前。”李不太明白医生为什么问这些,难得这病还会通过忄生传染,可是他所知道的几种忄生病都不是这样的病状啊。

  “那就是一周前。”医生抿起嘴唇点点头,“你们一周前的性生活平均几天一次,一次又多少回?”

  “两三天一次,一次两三回。”李知道自己绝对说谎了,毕竟这种事情不易过多,尤其是对医生来说,而且理查德离开太久精力旺盛又不是自己的错。

  “没有隐瞒?”医生看向李,直直盯着他四处飘晃的眼睛,“没有?”

  “你如果十分想要具体,应该,或许,可以把前者时间缩短,后者次数

加大。”李彻底不好意思抬起头和医生对话了,明明是理查德干的事情。

  “嗯。”医生从旁边拿过一个本子翻开记录,“最近有什么有什么突然喜欢的食物吗?”

  “橘子酱蛋糕和柠檬汁。”

  “有没有手脚冰凉的状况。”李想伸头看看医生记了什么,他写字的速度比他们俩的对话快了很多。

  “有。”

  “你是说你伸懒腰后肚子疼了很久。”

  “对,我现在只要是抬胳膊就开始怕肚子疼。”

   “好了,我知道这病能不能治了。”

  “能吗?”李想捂住耳朵,可是他不会唇语,所以他只能尽可能把自己缩起来,希望自己能听到一个很小声的好消息。

  “理论上来说治这个病是违法的。”

  “古德森医生!”李想要投诉这个医生,怎么会违法呐!

  “安静安静。”古德森医生一点也不严肃的笑着,看在他眼角和理查德都有那么多鱼尾纹的份上,李坐回椅子上。

  “听我说。”医生调整了坐姿,一本正经。

  李后悔了,他就应该在迟到后重新找一个医生,而不是仗着自己腿长绕过护士跑上来。

  “你现在年纪不算小,这件事不是那么难接受。”

  “医生你就直说吧!”李心里开始算自己还有多少资产了,再怎么说还是能多活几年吧。

  “你怀孕了。”

  “嗯。”李一低头眼泪就流出来,他想着现在回家就要给每个人打电话,还有给他们都留一封信,他要把遗嘱写好,卡尔就留给理……

  “嗯?”怀孕了?怀孕?怀孕?

  “对!”医生摇摇头,对现在年轻人一点都不理解,“你一点也不注意身体。”

  “怀孕?”

  “看了烟酒你都没有停。”

  “怀孕?”

  “不好好休息。”

  “怀孕?”

  “你男朋友也不知道注意注意。”

  “我有孩子了?”李反应过来了,突然一瞬间他感觉有些不真实,理查德的确有非常隐秘的提出想要一个孩子,比如买了很多母婴杂志,把有自己访谈的报纸翻好放在床边。

  李和他有试过制造一个婴儿,实际上是他们有过一次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的半个月,可是李除了感觉到理查德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对劲外,没得到任何东西。

  “嗯?”医生看着李一脸不知所措又被吓到的表情,“你不想要?”

  “不不不,不是我。”李连忙摆手,另一只手护住腹部。

  “不是你?你男朋友不想要?”

  “不不不,我们都想要,我只是一时没有心理准备而已。”

  “那就好,毕竟我们院长很保守,不接受这种手术。”

  “孩子我会生下来的。”

  “孩子的父亲知道吗?”

  “不知道。”

  “你在离开的时候,可以去二楼拿几份孕期手册。”医生拿下眼镜仔细擦抹,“作为一个医生,我强烈建议你去做检查,而且尽快让你男友知道。”

  “好。”李记住这几件事,盯着桌子对面的医生,“医生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没有什么影响到孩子的吧?”

  “总体来看,相当有。”

  “有哪些问题?你说出来我一定改。”

  “不是你的问题。”

  “不是我的?”

  “少忄生生活,三个月前最好不要有,你看看你们两个。”

  “还有哪?”

  “还好你没有自己跑去买感冒药吃,要不然你知道这个孩子估计也是躺在病床上对它说再见了。”

  “嗯。”李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去做检查,知道自己不久后又有一个孩子的的爱,让他开始唾弃自己最近的行为。

  “我不是妇科医生,有什么问题出门下楼左拐,右拐后敲门。”

  “谢谢医生。”李老老实实低头拿过外套走了出去,问过护士后,老老实实掏钱包,驾驶证,坐在检查室外面等着自己怎么面对理查德。

第六周

  上帝终于听到了他忠实的信徒—我,的祷告。李终于不会在每晚睡觉前抱着他心爱的ipad,或者他心爱的iphone,玩上几局游戏后才闭眼了。——RA

  我把买来的《母婴注意手册》放到了花瓶下面,我还是不明白理查德为什么不喜欢我给他买得这件礼物,这上面有他所喜欢的东西啊?巧克力,冰淇淋,富有寓意的句子,而且它还是蓝色的。——LP

  李不喜欢隐藏秘密,但他总是能做得很好,就像他当时能够对剧组里所有人说自己单身说了三年,但背地里他已经和理查德谈恋爱谈了两年半,最后还是理查德与他分开两个月,隔着大半个太平洋喝醉后在没有几个人的大街上看到一张瑟兰迪尔的海报,大喊“I love you ,Lee !”

  绯闻总是飞的比时间还要快,他在休息时间就收到了八十六条短信,奥兰多问他“需不需要和陶瑞尔带着小队去处理一下这件事”。

  李也想找一下适合孕妇喝的酒,灌醉自己后直接拍着肚子对理查德说“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不对,是“我肚子里有了你的孩子”。可他现在闻到酒味和烟味就想发脾气或者嚎啕大哭,理查德很惊讶自己最近突然转变的态度,不止一次想问检查出的结果,可是李总是有办法岔过去。

  李从来没有对自己最亲密的人隐藏过什么秘密,除了青春期那段时间在各个角落藏过一段时间的成人杂志外。

  李对隐瞒这件事很焦躁,尤其是对理查德,毕竟这个孩子有一半是他的,虽然这么说很恐怖。但李不能把这个消息隐瞒十个月,到了最后给可能远在地球另一边的理查德打电话说,有一只鹳鸟叼来一个还没有挣眼的baby。

  不可能的!

  不可能?

  可能?

  不可能!

  理查德肯定也读过这个故事!

  上一次做检查时的护士似乎知道自己是谁,她不停的对自己絮絮叨叨,说着怀孕的麻烦。

  李在上次做检查时候和长着一双水晶样蓝眼睛的护士聊天,她建议自己最好每周都来做检查。

  为了孩子李当然会每周都去,可是他翻了理查德的日程表,又给理查德的助理打电话确定了好几遍。

  体贴的理查德基本上没有把工作和课程安排在下午,也就是说,李没有任何在清醒时可以单独出去两小时的时间。

  如果真的出去,理查德会十分温柔十分轻松的对他刨根问底,问出每一个细节,还会给他设门禁。

  李没办法对理查德撒谎。

  虽然他做过,那时候还处于磨合期的两个男人为了鸡蛋煎单面还是双面,几乎毁了一个厨房。

  如果理查德察觉到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理查德就会开始思考,各种胡思乱想,想着李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例如,李劈腿了。

  李艰难的挪动陷在柔软床垫里的身体 拿起手机给理查德发了一条短信。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知道那一个。]李叹了口气,在床上滚了一个来回,又怕摔下去就伸开手脚占满一张大床。

  很快手机就响起来披头士的《hey jude》,理查德说这是他的童年回忆,李倒是不信说这是他高中泡妞唱的歌。

  [只要你不告诉我你又被卡尔搞丢了,我就可以先听好消息。]

  李在脑海里组织了语言,他认真的想‘我怀了你的孩子’和‘你把我肚子搞大了’哪一条更加委婉简单。

    [坏消息是,我们家里面多了点什么东西。]

  李认为这些字不够具体,盯着手机愣住,又给他补充了几个字。

  [不是那么固体的东西。]

  歌声又响起来了,李发誓,理查德要是敢将jude这四个字母放到他孩子的计划姓名里,自己就和他分手,彻彻底底的分手。

  [honey,虽然我有宗教信仰,但是我还是不相信世界上有鬼。那只是错觉,不需要害怕。]

  理查德就是个傻瓜。

  李时常有这种想法,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并不是。]

  李担心孩子以后的智商了,但他又想起来哪个不知道的研究表明,孩子的智商大部分遗传与母亲,这让李很开心。

  “hey~jude~don't make it~”

  李现在讨厌死这首歌了,李滑开屏幕就立马关了手机铃声。

  [既然你告诉了我坏消息,接下来可以告诉我好消息了吗?]

  反正也不可能更糟糕了,李就干干脆脆告诉他。

  [我怀孕了。]

  “嗡嗡~”

[今天并不是愚人节,我今天不会忘记给你买水果塔。]

  李能想象出来理查德看到这条短信时的表情,挑起一边眉毛,有些眯着眼睛,手背遮住笑着的嘴唇,另一只手上下滑动手机屏幕上的短信页面来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李从《欧洲艺术史》里抽出自己的检查单,拍了一张清楚的照片发给理查德。

  显示发送成功后,李把手机关机,扔到在地下。

  希望理查德没有忘记给他带水果塔。

  先别说我为什么那么久没有更!

  月考给了我重重一拳。

  不知道为什么写的东西越来越差,又看了看以前写的东西,特别想回到小故事2和日常16的时候,现在都不敢码字了。



评论(13)
热度(31)

© 我是颗甜甜甜的糖莲子 | Powered by LOFTER